楼主: 席念梦

长安城里的梦

[复制链接]

52

帖子

275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33
碎银
0
发表于 2015-3-12 08:37: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席念梦 于 2015-3-13 08:31 编辑

昨晚外面吃饭回来后,上游戏时已经是差不多十点。
第一件事,就是点开好友,看你在不。
看见你的名字,是一种窝心的温暖。
惜,你不在。
把大战、茶馆和门派都先做完,然后是牛车和跑商。
这就是每天雷打不动的日常。
最后是战场。
徒弟叫我时,我让他先去。
所以,今晚我自己去。
又是一个新地图,虽然不懂,但是,很认真的跑着队伍跑,很认真地加血。
也许我不是最好的,但会是最认真的。
在第二场时,拿了首胜。
今天的任务全部完成。
可是,你依然没上来。
突然害怕你会不说一声就A了,
那么,我在这游戏就变得毫无意义了。
虽然我们不再在一起任务。
你不再像以前那样,经常一上线就会把我拉到你身边,交易我一些东西或是金子。
你不再像以前那样,担心我任务完成不了,每次都会把我拉到你身边。
我也不再像以前一样,一上线就是M你。
我也不再像以前一样,做不了的任务就会找你。
我们同在这游戏,同在一个地图,却相思不相见。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偶尔想一想我。我不知道我们还可不可以像以前那样重新开始过。
我不知道这游戏能让我坚持多久。
我不知道何时何事才能让我一去不回头。
就算是这样,我现在要你在。
我要知道你在。
因为我还在。
只要你在,我就不孤独。
即使这份温暖是我想像出来的。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2

帖子

275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33
碎银
0
发表于 2015-3-13 08:3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席念梦 于 2015-3-13 15:19 编辑

昨晚上游戏时,离攻防结束还有一个小时,可是,你竟然不在。
这个让你热血沸腾的阵营战,你竟然不参加。完全不是我想像里的你。
幸好,之前在做牛车任务时,我又遇见你。
否则我又得胡乱猜测。
真心感谢焦点的存在,让我知道你的存在。
还是那么的水,既想给你回血,也想给队伍里的人回血,结果,我倒在你旁边。
那刻,我希望你没看见不知道。
我希望,在你的心里,我已经慢慢地强大起来。

再也不说半字,无论见或不见。
暗自欢喜,默然伤悲。
想对你说的,全说给彼此不认识的人听。
在我的心底,从没有希望过有一天你会看到。
我只是为了倾诉而倾诉。
或许人的感情就是这样,越是想怎样,就越是做不到怎样。
所以,很多人看不懂对方的感情,更无法看穿一张平静的脸的下面,隐藏着怎样的暗涌。

依然会忍不住和友说起你。
仿佛明天就会和以前一样。
昨天到今天的距离有多远?
今天到明天的距离有多远?
美好与惆怅的距离有多远?
谁能告诉我?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2

帖子

275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33
碎银
0
发表于 2015-3-13 11:01: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席念梦 于 2015-3-13 14:59 编辑

人的感情真的很奇怪,此一时,彼一时。
五时花,六时变。以前的老人爱这样说。
比如刚才无意间看到了决定A时给你的留言,
忽然就厌极了目前在游戏中沉溺的自己。
你既无心,我亦休。
本该如此潇洒。
本可以有更好的选择来安排时间,
可以读书可以写字可以看电影,更轻松也更有意义。
却偏选择类似于自虐的这个游戏。
只为了每天或许会出现的欢喜。
只为了每天都会有可能发生的惊喜。
只为了一份渺茫的等待。
人,得有多矛盾,明知不可为而为。
错了也不肯改。是多么令人憎恨的一个个性。
真的想戒了游戏,那么,就成功地戒了想你。
游戏与生活本互不相干,游戏只是生活里的一朵小花。
若,游戏只是生活的点缀,
那么,它的色彩就应该是热烈的红色或是清新的绿色。
而不应该是一朵伤花。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99

帖子

553

威望

0

LV.4

Rank: 4

积分
720
碎银
0
发表于 2015-3-13 13:45: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看完有点难过!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2

帖子

275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33
碎银
0
发表于 2015-3-13 14:4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席念梦 于 2015-3-13 14:57 编辑

两年前,或是三年前,在这里,曾记录下几页关于你的文字。
可惜,忘了帐号,忘了题目,盲目地翻找了一、两百页,亦无果。
只得放弃。
那些文字,犹如涸过水的墨迹,变得模糊不清。
那是你我初相识时,我是脆生生的小江湖,而你,早已是买了CW号的老江湖。
你看着那个”我“如何地成长如何地变强,
你是T,我是秀,仿如天作之合。
惜后来,因现实,你慢慢淡出游戏,而我亦坚持不下,也A了。
只留下一堆美好的回忆。
人生若只如初见。这句话有多美,就会有多遗憾。
也许有一天,再次把这帐号遗忘,这些文字,再次写成了一个遗憾。
谁知道呢。

今天你是羊,一只强羊,我依然是秀,一只水秀。
说过的,因为你,所以才回来。
而你,亦因为我,转到了长安服。
无从分辨这两者之间,谁比谁的份量更重。
或无分彼此。
只是知道,如今的你我,仿佛都不再是因为对方而停留。
你说,希望初衷未改。
如果说,我心如初,那么,你呢?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2

帖子

275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33
碎银
0
发表于 2015-3-13 15:1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枣子熟了 发表于 2015-3-13 13:45
为什么看完有点难过!

因为我写的时候,有点难过。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2

帖子

275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33
碎银
0
发表于 2015-3-17 08:45: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席念梦 于 2015-3-17 10:04 编辑

你的名字灰了2天。
找不到理由来安慰自己。
决定回到原来区?或因为她的原因你要A了?2个都不是我想要的结局。
一直在等,等你向我开口的那天。
即使不能重新开始,我亦不要这般局面。
若你真的不在,而我亦将不在。
曾经想像过,有一天你看着我一直灰下去的名字,会不会黯然神伤?我希望,你会难过。
我希望,你会想起那些有我的日子,你也曾经心动过。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2

帖子

275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33
碎银
0
发表于 2015-3-18 08:42:27 | 显示全部楼层
忽然好累,忽然想A了。
真的希望做到后会无期。
犹如一朵失了水分的向日葵,
你灿烂的阳光,你温柔的月光,
都普照不到我这心上。
犹如一尾被搁浅的鱼儿,
水在这边,岸在那边,
泅渡,泅渡,何处是归宿?

昨晚很晚的时候,你的名字亮起来了。
在线时间不长,而且还反复几次。
也许……也许……谁知道呢?

每次陪伴我最多的人,总是徒弟。
总是和前一个徒弟说我要A。
然后,A了没几天,又回来。
我就像一个任性的孩子,一个无常的孩子。
让人无所适从吧。
结果,前段时间,徒弟说也不说一声,他A了。
过几天问他,他说,没意思,A了。
想他再也不担心他的二货师父的无知和孤单了。
而我,却总会在A了的时候担心他以后少了一个白痴师父,会不会无聊会不会孤单。
其实,谁没有谁,还不是一样呢?
大不了退出这游戏,就当是昨天。
这不,像我,又重新捡了个徒弟,
和前徒弟一样,懂得比我多,知道的比我多,
陪我任务,带我攻防,带我战场。
只可惜,他这“绑定的奶妈”总是在他浪起来的时候,只能看着他“战死沙场”。
尽管如此,想A时,又忍不住担心,要是没有我,他会不会少了一个伴,少了一点牵挂?

你看,我只担心徒弟们少了我会不会习惯,却不担心你。
因为我知道,你习惯了没有我。
因为我知道,你不需要我。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2

帖子

275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33
碎银
0
发表于 2015-3-18 22:04: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席念梦 于 2015-3-18 22:06 编辑

终于决定A了。
把角色的签名由原来的“春来发几枝”改为“离去,勿念”。
此时,你的名字是亮着的。

我飞到五毒。说过最喜欢的是这的音乐。
伤感、凄美。
在我心,念念不忘,时有回响。
所以,这次我要听个够,听个够。
我希望你会对我说点什么。
或者有谁会对我说点什么。
可惜,没有,直到下线,一个也没有。

上完瑜伽课回来。
想着没有和徒弟说一声,他每天都等我任务的。
于是,上线,和徒弟说声再见也好。
你也在。
鼠标放在你的名字那,
最终,还是放弃了。
难道又是和你说“我要走了”?
说很容易,但是,我怕我做不到,到时,徒然自己也笑话自己。
不如就等你有一天发现我的名字已经灰了好久,好久。
或许大家都习惯了游戏里的来来和去去,
徒弟没有表现出不舍。
他告诉我,准备转服去,那里有他差不多半团的朋友。
这样真好,不理我,徒弟也走了,我更没有回来的理由了。
也许,这次就真的能做到了。
心凉了,心灰了,期待已死了。

上次的匆匆而别欠缺一个告别仪式,
以至心里遗憾着。
好吧,这次我要来一个完整的送给自己的仪式。
我又去了万花。
大家都爱花海,而我独爱绝情谷,那里有一个孤独的女子——苏雨婷。
这次我又站在她面前。
她依然说“当年在河洛道遇上白轩,是我今生最大的幸事。”
我说,是吗?我也曾经那么的幸福过,无悔过,只是,见过你的好,我接受不了你的冷。
我继续说,我需要你,却不被你需要,你明白那种感受吗?当你把属于我们最美好的那段光阴分给了别人时,你听到我的心碎吗?
她听到我的哭泣,可是,依然不出声。
我说我要离开时,希望听到的是,不要走,为了我。可是,你竟然说好,其实这样也很好。你的”好“只不过表明了你的不留恋。
这时,有人飞过来,在我身边转了个圈,然后又飞走了。若当日的你,也不过是在我身边打个转,没有停下来,我们只是江湖相逢,那么,我遇上的,又会是谁?
我问苏雨婷,“又会是谁与我生死不离?”
她还是像上次那样说“万花谷的宁静,乃我一生所求。”
上次,我说她自欺欺人,根本做不到宁静,无欲。
这次,我终于真正懂得——若是得不到的,你必须要学会放弃和忘记。

回到七秀,端起师姐的茶,一饮而尽,对师姐说,师姐,喝下你这杯茶,后会无期了。
上到二楼,端坐在掌门面前,说,掌门,我依然逃不过情关。所以我走了。
我坐了下来。
那就这样吧。
然后,我退出游戏……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2

帖子

275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33
碎银
0
发表于 2015-3-20 10: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好。
在空间里,找到这篇文,写于2011年的字。
愿贴出来,以怀缅,作分享。
——————————————————————————--
"水水,来陪我玩剑3嘛,不要再玩你那个什么猪仙了。”豆是我在诛仙这游戏里对我最好的一个男生。自从他暴了+9的装备后,就玩剑3去了。已经不止一次叫我换游戏,当我答应他时,他已经是满级70了,还在我面前炫耀说,我两个号都满了,有HS,有CY。

我答应了他,当然是有条件的,帮我建号,帮我练级,否则我继续做猪做仙。

一个星期后,这家伙只做到了一半,建了号,但只是20级的小七秀。

他说,拜我做师傅,有我罩你,包你像坐飞机一样升级。

哼,那是当然的事。于是,我就像一个小白似的跟在一个看起来玉树临风的CY后面跑。可郁闷的是,这剑3不仅没有双人骑让我偷懒,而且,在跟随的时候,经常会卡在一个小小山坡前原地踏步,恨不得把地踹出一个洞来。

好吧,我只好守在电脑前,亲眼看着级别一级一级的往上升,也蛮有满足感的。偶尔招惹了无数怪,虽然有豆师傅地致力相救,依然有逃不过的时候;偶尔从高往下跳的时候,不是摔个全尸,就是摔个半死;偶尔迷失了方向,他往东,我往西……这样的事情是一点也不新鲜,时不时重演。

总算70满级了,可以去刷本刷装备了,又开始了另一番的“磨难”。还记得那次去KL,不记得是打老一还是老二,反正就是要走捷径,跳过好几座大山,反正我就是糊里糊涂地跟着跑。队友们早就上到了山顶,可怜滴我,怎么跳也跳不上那雪山,老像打滑似的,站不稳,滴溜溜的往下掉。我已经跳得没耐心了,可豆还是非常耐心地教我“先扶摇,按着W,再按空格。”……那天的我,好像跳了半个小时有多吧,总算“蹦”上了那雪山。我说,下次我不下这个本了,太挑战我的耐性了。豆无奈地说,那下次我们不走这路了,行吧。

还记得那时我家的网络是特别差的,游戏的时候总是红色延迟。但那时不觉得有什么,习惯了拾物品的时候,点来点去;习惯了技能半天才有反应;习惯了战斗结束了,我才奶人家一口;习惯了豆的朋友都叫我”水秀”。那时,我真的不知道延迟绿色和红色的区别那么大,大到好的网络可以把一个水秀转变为神秀。

慢慢地,豆的朋友下本的时候,不再叫上我了,说我不行,我真想说“你才不行。”哈哈,他们都是男的。而我,开始抗拒下大本。特别是豆没空陪我的时候,从不敢去野队混。因为我怕挨骂,因为我真的是认真的奶了,还因为我不会和人吵架,被骂了也不懂怎么还口,很憋气。可有次,又一个队友在ZZYY,说我水,说我不会奶就别练七秀。我恼火了,我很认真地奶也。就回他,有本事你来奶。。那人居然开始骂三字经。豆火了,冲上去给他一个技能什么的。结果,FB不下了,直接出FB门口打架去了。豆那次上的是HS号,装备蛮好蛮强力的,所以,那个骂我的很快就倒地了。可他人虽死气还在,还在骂个不停,刷得满屏都是。我对豆说,这都什么素质呀?不要和这样的人口水,我们走。

可没想到走到半途,那人又追上来了,而且,他的目标不是豆,而是弱不经风,手无缚鸡之力的我,我的血一下子掉了一半。当豆反应过来时,我已经挨了两下,倒地了。欺善怕恶的家伙,BS!豆转头和那人对打M我先走。我心理斗争了好一阵子:就这样丢下豆一个人先走吧,显得我太没义气,太贪生怕死了。不走吧,我只会拖累。

算了。我知道这两者的实力差距,于是,放心地“死”回去了。

当我回到复活点没一分钟的时候,豆也过来了。豆说,杀我可以,不可以杀你。

可人家一心杀的人是我!就算我回到了复活点,那人依然杀过来。天哪,那次,那些守卫都出手了,貌似豆也是他们的目标,打得一团混乱,天昏地暗。这些猪怎么不问是非,不分对错呀?

打到最后,还是豆赢了,因为实力实在是差距。豆说,他的装备都让我杀黄了。可我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他就一定要杀死我呢?我就罪大恶极,罪无可赦吗?不就是技术未到家,奶死了人嘛。死死更健康,跑跑更长寿嘛。

就是这样,在这个游戏里,豆一路陪着我过来。他说,就算全天下的人都与我为敌,我也要保护你。

曾经,他对我那么那么好,为了陪我,忽略了那么多的朋友;我不上游戏,他就不知做什么好;我想要的,他都会给我,给我做花落,满世界给我收蒙尘装;三更半夜的,上我的号帮我刷装备;……

要不是后来,他换了工作,没有时间玩游戏的话,也许,今天陪在我身边的人,依然是豆。很久以后,我在他的空间里看到他写下的一句话“该散的总是要散的,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时,我的心无限心酸。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剑侠情缘网络版叁  

Powered by Discuz! X3.1

Copyright © 2014 Kingsoft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金山软件 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论坛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