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席念梦

长安城里的梦

[复制链接]

52

帖子

275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33
碎银
0
发表于 2015-3-20 10:17:15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决定去再次刷小战宝。刚开始挺兴致勃勃滴。说不定能刷到我缺的装备捏,说不定能刷出紫装捏。
或许是因为换了比之前较好的装备,昨晚超水平发挥呢,连过三个BOSS,都安全过渡。而且在我以为必死无疑的老2那,我居然没挂。经过我上次躺地板的教训,得出了排毒的经验,以及“先把自己奶好,才有奶给你人家。”真理。我终于成为一个合格的奶妈了,虽然离风骚还很远一段距离。
听起来挺兴奋的,郁闷的是老3,出了三个东东,可我就是不知哪个才是我该拿的。不拿吧,怕像上次寇岛那样,一会得回头拿。拿吧,怕拿错了人家的。
我问豆呀,他只说叫我拿铁。我对铁点需求……早就让人拿了。看着那条腰带的生命条都快是消失的状态,我想,这是不是米人要呀?都不拿多浪费吧。我就尽管点了下需求……米想到……米想到,这是别人要的腰带!
我无语了。这会才想起,是应该怪豆说不清楚还是怪我不理解呢?他就叫我拿铁,没叫我拿其他的。可我自己点了需求!可我米想到我的需求这么高,都等半天了,居然还是落到我的手上!
后来的路程,郁闷得恨不得离场,我对不起人家呀,拿了人家要的东西还丢商店!穿过那火舌的时候,真恨不得以死明志——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是我无心之错,我还你吧,如果可以。
我在拼命地责怪豆。豆说对不起。还说那人不会介意的。
我知道呀,换了豆,是不会介意的,无论我怎样做。可人家不是他丫。有那么一些人,连没能及时给他们加血而导致他们挂都变成我的错呢。何况,拿错了人家要的东西。55555555,恨不得撞墙死了算。换了我,让人家拿了我想要的东西,一样会恨死人家。比如,两次都让XX拿了我的悦,害得我直到现在都刷不出了。我不也恨死那两个XX么?连带豆也让我怨了又怨——叫你不要组XX,偏组,现在上哪给我刷出个悦来?
这情绪一直影响着我。觉得是豆的错,明知我笨,也不赶紧说个清楚。你看,我就是这么不讲理,明明是自己笨,硬赖是你的错。
后来,在带小号的时候,情绪还是木好。我丢下豆,一直往前冲。那些怪呀,缠身来了,咬我来了,血在猛掉,可我想死呀。
冲到DH宫前,血就快米了,豆在喊,跑那去干嘛,要死了。
嗯,我就是想死捏。可旁边有一人见义勇为,扑过来把我解救了。好吧,那就当我死过一回了,发泄完毕。
可我还是觉得组队里的某些人一定是小孩子,和我一样的心态,就想要那些好的装备。而且呀,他们比我狠多了,怪掉下来的东西,一路下来,我捡上的不会超过两次,全让他们捡了。是不是都点“贪婪”呀?(那时,豆居然没给我洗盲,没告诉我,如果自己不要的东西,就点贪婪,而不是需求。而我一直以为贪婪才能说明一个人的贪心,比需求更高。”所以我做不出呀。每个人都在出力呢,特别是抗的那个,以及加血的偶们。我真的觉得我很拼命呀,就把自己当成救死扶伤的医生一样,这是我的责任,而我,则是一个负责任的人,真是用尽每分力了。可。。。。我没有什么回报呀!如果我把他们当成一群小p孩子,我怎么去和他们抢呀?如果他们把我想要的东西也拿了,我。。。。。该多沮丧呀!
豆说要出二人副本,我希望真的出。这样就我和豆刷,哈哈,东西全是我滴。。。。。
点评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52

帖子

275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33
碎银
0
发表于 2015-3-20 10: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一个喜欢的写手的博里看到关于游戏,着实兴奋了一下。他说到,下副本时,他本来是要抗的,但因为装备不好,一下子就被秒了。结果,被装备好的纯阳耻笑,还被问有没有挫败感。他回,挫败你妈。他还说,为什么傻逼的都是纯阳?是哦,上次那个鸟人也是纯阳的。
爽。就像昨晚刷3才时,那个鸟人一副自以为是的臭模样,失败了一回,就在那支支YY的,还说烦死了。
豆你那么的好脾气,我早就看不顺眼,可吵架真的不是我的强项,要不是早问候他祖宗18代了。更担心一会吵起来,你又和人家打了起来。
那时,我就想,要是他还这态度,大不了我们俩一起退。奶的,这人真没良心,之前在龙门我们还组过队砍BOSS。错,应该说是看他一个人砍得辛苦,才组他。因为我有治疗,你一个人也能过的。
有时会以为游戏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不与利益相争,开心快乐的地方,其实不然,这林子大了,真是什么鸟都有。
我觉得要说最快乐的事,就是能有几个稍为有耐心的朋友,可以经常下副本,然后,还经常摸到紫装。嘿嘿,想得美吧。
雪儿呀,芝麻油呀,花花呀,他们都不错,都不是自私自大的人。
哎,我经常因为在跑或是在战斗中,而不能打字,甚至有时都来不及回话,不知他们会不会认为我这人太那个呢?
点评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52

帖子

275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33
碎银
0
发表于 2015-3-20 10: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米有刷过战宝了。其实,要不是有一些人很讨厌,我是喜欢刷的。因为可以有装备,有成就,有满足。
也许是因为上次战宝的时候我生气,我一生气就不理他。豆就好久没喊过我一起刷。他说,怕极我生气,怕极了我不理他。其实,谁叫他太宠我,女人嘛,最容易恃宠生娇的啦。其实,技术水,真的不能怪我,因为我练习得实在太少,有很多副本都是我没去过的。试想下,到一个陌生的危险的地方,第一件事首先就是熟悉并适应新的环境吧,起码了解下一步是怎样的。
再加上,战宝中的战士们的速度非常快,除了砍怪的时候,是稍为停下脚步,其他的,真可用疾走如飞来形容。作为秀秀,必须冲在前线,才能发挥治疗的作用。有时稍慢,就会加不及他们的血。特别是一些人,简单是把秀秀当成贴身奶妈,他们不会管自己的血条,他们绝对放心把生命交给秀们。问题是,一旦挂了,就会降罪于秀身上,什么水啦,什么不专业啦。
曾经看过一个贴子,奶瓶号下副本的时候,遇到一傻逼纯阳。我让他定怪,他说定个毛。然后开始打怪,他让我给他加血,我说加个毛。然后他就死了……
以毛还毛。
这件事情充分说明,有奶就是娘。不听娘的话,是要付出代价的。所以我们都要乖乖的听妈妈的话。
那些既寄望于我的治疗,但又看不起我的治疗的人,下次我就让他们死个痛快。奶奶的,我这职业与你那职业,本来就是互相利用互相依靠,你要牛的话,哪用猛掉血,害我加不过来?要不是我加得好,你能死里逃生么?
等着吧,总有一天,奶妈都罢工,看你们怎么活过来?谁叫你们从不重视过奶妈的重要性。一次过了,就一散呜呼,要是挂了,就全赖血加得不好。怎么就不说自己抗不高,防又低呢?
听起来,我是多么的振振有词,可是,难道游戏是为了找架吵?那我宁愿不刷了,散队,走人。
人和人玩,鸟人和鸟人玩。我一直认为,团队的配合,这必是其中的一项——既然缺不了秀秀,那么,就要学会迁就下秀秀。很简单,就是稍微放慢下脚步,让秀们得以跟上步伐。
有时,豆要刷副本,可又纠结于不能陪我。所以说,我要迎着困难上,也陪豆一起刷副本去。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2

帖子

275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33
碎银
0
发表于 2015-3-20 10:19:03 | 显示全部楼层
豆换工作了。
游戏里,以前因为有豆相陪,一直都不怎么习惯与其他人相处。所以,没有了豆,显得我是多么的孤身只影。更重要的一点——我不得不混野队。
曾经以为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其实,凡事只要开始了,就会往容易的方向而去。第一次,我看到世界上有人喊,就点了进组。我依然是治疗,但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水秀。一来因为我家的网络恢复正常,二来毕竟也混了一段不短的时间,怎么着也进步了。
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于是,没有豆的那段时间,我都是混野队刷日常。雪儿偶尔也会叫上我,看着她和他的亲密,我总会想起豆,有一个人死心踏地地对自己好的女人,是幸运的。起码,我觉得我是。
有次,和雪儿下本,有一个TC问我,豆怎么不来了?
我说,豆换工作,没什么时间玩了。
然后,他说起了我的一件糗事来,就是刷TZF的时候,我老是在打老四的时候,跳不过那些一个接一个连绵不断起伏的山峰。看起来很壮观呀,跳起来很危险呀。肯定,绝对是摔下其中一座山峰,然后,在山脚下跳来跳去,但就是跳不上。结果,只得自杀。他说,他记得我,那次一起刷的。
额,老实说,我对跳不过TZF可说印象深刻,这是我的一个死肋,导致我直到今天刷这个本时,依然是花4金99两坐飞机。但对这个TC,很抱歉地说,我不记得了,只知道他也是雪儿的他的朋友。
真是没想到,我让一个人记得,不是因为我的美好,我的可爱,而是我的狼狈。
从那天起,TC每次上线都会和我打个招呼,我和雪儿下本的时候,他也会在。雪儿他们笑他是不是在泡我呀。
我不作声。雪儿是豆的朋友,他是雪儿的朋友,我,情何以堪?
但是,这游戏变成了一个人的游戏,不是我的初衷。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2

帖子

275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33
碎银
0
发表于 2015-3-20 10: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仿佛所有人都习惯了我的身边总会有豆的存在,所以,总会问我同一个问题——豆呢?
豆的一个徒弟看我一个人玩的样子挺可怜,于是,就让我跟他一起混本。他说他替师傅照顾我,会比师傅对我还要好。
本来我也乐于有一个人相伴相游,但,他还有一个妹妹也一起玩这游戏,而且,他的妹妹看起来比起当初我的白有过之而不及,这也不懂,那也不懂,逼得他没法对他妹妹放手闯江湖。
更郁闷的是,我和他妹妹是同一个职业。
有次下YXZB,老六出了个戒指,我拍了下来。然后,他说,他妹妹向他发脾气,因为她也想要。
有次下PTZG,出了个腰坠,是拍团,我说我想要,他妹妹也对他说想要,我出100,她出200,他分别M我俩,问到底是谁要。她说没看到我出价了,所以才出价。当她说要让我的时候,那腰坠已经在她的包包了。自那次起,我再也没刷出过这腰坠了。无语。
他有很多号,HS,WH,7X,CJ,差不多每个职业都全了。很多时候,他不是因为要照顾他妹妹,就是不停地换号,甚至,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他已经下线,换号了,把我丢在一个陌生的地图上。
我多希望,能有一个人像豆那样,一心一意地陪我,而不是一心两用,三用。
很多次,我想对他吼,你陪你妹去!可我能怪他吗?他说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而且人家的是亲情,你算哪根葱?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2

帖子

275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33
碎银
0
发表于 2015-3-20 10:20:28 | 显示全部楼层
昨晚工会里的YXZB,老四出了两条裤子,爽歪了我,怎么也会有我的一条。我就差这件了,除了衣服不在考虑范围。
拍第一条的时候,我根本没看到枫月她先出分,我打了30分上去,没等风雨倒数,马上又打了个1上去。看我多心急。仔仔笑我打什么1呀,我才看到枫月先我出了30分。这时,云M我叫我让了。于是,我就不出分,M他,为什么是我让她呀。
她上次让了你呀。
上次是说好了让我腰带,但没出呀。
枫月用30分拿了,不怕,还有一条。这次是我第一个出分,30,同时,渭水也说她没有裤子。可我不管,我非要拿到不可。何况,乐儿她让我了。她加了5分,然后,我也加5分。一直加到60分,她让我了。
哈哈,我爽歪了,终于拿到了。
云M我,输出的只差一条裤子?
我说,不是呀,是治疗的。
我的高兴没能持续多久,真的,半分钟也不到。因为,我发现我是猪,因为我发现原来我已经有了治疗裤子,因为我发现我缺的原来是腰带而不是裤子!而刚才……我和渭水抢得那么要命,一点也不和谐……
我错了……我错了……我是猪……我不是故意的……
云说我是猪。
我也非常沮丧地承认了我真的是猪。上次换牌子头,也是瞎着眼找NPC,结果,先用石头换了一个剑茗头。郁闷呀,我刷了多久才刷了104个,结果,一个不小心就不见了80个。啊啊啊……我想自杀!结果,我一下子换了两个头,一个输出一个治疗,但,其实的是我根本不用换输出头,我已经在宫中刷到一个输出冠了的。再加上之前的散件头,天哪,那个晚上我的包包里一共有四个紫头!
我想死了。
现在,这样的猪事,又犯一次,而且还是抢了别人想要的东西,我多内疚呀我多愁苦呀我多想死呀……早知刚才领导叫去唱歌的时候,我去了,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换了我被抢,我也想杀人!
我向渭水道歉,是我搞错了,是想抢腰带的,记错是裤子。我说我是猪,我说对不起,请原谅呀。
他非常宽容地说,没事,你去换输出的裤子行了。
但事实,我不想换输出装,特别是裤子,因为我有一套紫装,好不好用不知道,我觉得蛮好看。
因为这条错误的裤子,我决定要做两件事,一是给自己刷另一件输出衣服,换掉之前的那套。二是再也不和秀们抢牌子了,除非她们自动说让我。
唉,我真是猪呀。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2

帖子

275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33
碎银
0
发表于 2015-3-20 10:24: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席念梦 于 2015-3-20 10:25 编辑

豆把我带来了这里,但,又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当我越来越觉得这游戏让我孤单时,我想,也许不久的一天,我也会消失在这里。只不过,不会有一个人像我怀念豆一样的怀念我。
我想,他,是游戏为了留住我而出现的。(这个他,就是一直到现在的这个他)
这样的说法很自大,真相是,两个孤单的人,如果相遇,那么,会像两块磁石一样,让两个人走在一起的。
所谓缘份,有时不过是孤单开的一个玩笑。
但,有缘相识过一场,总是幸事。我希望,就算是走到最后,我们依然能以美好的心去回想昨天,今天的一切。


大家都叫他胡子,以后我就称他为胡子吧。他说这名字并不是他自己取的,不喜欢,想改。
我说我喜欢呢,有男人味,有成熟感。结果,他到底没有改。
人生若只如初见,说明了很多开始只是雷同的,都是美好的。
一开始,他以为我是妖秀,他说在这世道,妖孽横生,特别是人妖。老实说,这个开始并不怎么美好,没有所谓的一见如故,一见钟情,相逢恨晚之类的。
他只是一个乐于助人,正好闲着的家伙,帮我这小白“扫盲”,让我知道,集全一套书,能换到秘笈;让我知道做成就可以增加江湖资历;让我知道若想像淑女般小碎步,只要按下“/”就行;……
他惊叹,你是怎么混的?还混到了一套JM?
我学他说,不告诉你!
为了让我完成“飞檐走壁”,他带我到TC,带我从第一层开始往上跳。我说,挑战我的时候又到了。惜,直到今天,我依然是经不起挑战的那个。到最后那层时,是以一个“7”的方式来跳跃的,就是说先往外跳,然后,再一个360度转身折回。操作原理我懂,但,操作起来我就手忙脚乱,不是把头撞出个包包,就是直接往下摔,然后重新来过。
他一次次地给我示范,看他那潇洒的样子,我觉得自己像极笨猪跳。
……如此反复几次后,姐我心烦意燥了,不跳了。他说,我是有耐心教的,就怕你没耐心跳。
是的,耐心这个词很重要,一个人肯耐心地对待另一个人,说明了他是重视她的。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2

帖子

275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33
碎银
0
发表于 2015-3-20 10:26:32 | 显示全部楼层
胡子有一个不到70的小号,但我两个号都满级了,一开始的时候,他只能一个号陪我刷。
我要把小号练满,陪你小号刷日常。胡子说。
好呀。这样我就不用混野队了。
第二天,胡子那个60级的小号就满了。他说,昨晚我找人代练的。
我暗自得意,更得意于终于多个人被双号所累了。
于是,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多了。
每天我们都一起下本,他两个号,我两个号,刷日常,下小ZB,下10人本,下YXZB,YXCG,YXGZ,时间都被安排得满满的。
胡子说,我们去刷YXDH。
开荒期,我的内心里总会有一种抗拒感,再加上这几天网络不好,所以更不敢去。我说,我的网络不行,很卡,红色延迟,我安装下插件算了。
好吧,那我开始组人了。
嗯。
我干脆退出了游戏,等安装好插件,我再上了游戏,没想到,网络突然就好了,延迟是绿色!
M他,我的网络正常了。他那边应该是气得真吹胡子,因为他刚好组满了人。
他一直在等我一起去开荒的。我知道的,他一直留着CD,就是为了和我开荒。
后来,想去刷YXZB赚钱的我看到世界上有人喊PTDH,想着既然网络好,就去学下打法,于是进了组。
我做好灭团的准备的,没想到,前两个BOSS,由我单奶,都非常的顺利,我真是太强大了!毫不谦虚的表扬下自己。可郁闷的是,两个BB,一件七秀的东西都不出。一直到打水烟,因为团里的一个强力CY换人操作,结果,我们就一直杯具,一直杯具。一个小时后,那CY总算回来了,可已经是5点多,我差不多到时吃饭,只能刷三两次了。真希望能过一次,出点七秀的东西,就算ROLL不到,起码也能看一眼。
天不帮我,家里都喊我吃饭了,结果还是杯具了。
但,更杯具的,是胡子,他说纠结中,一个BB也没过。唉,光有强有力的T没用的,因为有一团猪友。这DH对各方面都有高要求,包括队友之间的配合。
算了,我们俩就当是去学习吧。
晚上我们刷小ZB,我的网络卡得突破纪录,延迟上到1W多。吓死人!结果,我是一路飘移着过来,时不时撞下墙啦,冲向BOSS啦,越刷到后面,我就越卡,卡得连路也无法走,只好出动胡子来跟随。即使是这样,我也依然卡得像无头苍蝇。再加上,团队里还有另外两个人和我一样卡,有一个RLCJ拖着一个猪腿,整个杯具团。
胡子说,我只看到那个猪腿在飘移,看不到人。真是太搞笑了。哎呀,不行了,我笑得疼子都痛了。其他人也都上YY,我们一起来交流下死的经验。
于是,有人上YY,说,这就是卡死的各种杯具。
我M,为什么和你一起,我的网络就卡得不像人形呢?上次也是这样。
他说,是呀,和我就网络卡,和人家就非常的流畅。
听听,这什么话,真酸。我说,和人家下,网络卡我就不敢去嘛。
这话倒是真的,要是网络卡,我就不会去下本,免得是负累,宁愿一个人挖宝去。但我感觉到胡子,就算我网络再卡,他还是愿意我陪着他。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2

帖子

275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33
碎银
0
发表于 2015-3-20 10:26:49 | 显示全部楼层
和虚伪他们下FB,下的是PTDH。一连三个BOSS都出七秀的装备,输出的头和手。我一向不热衷冰心,ROLL不到也不觉得可惜。果然,ROLL点低,连续都输给蝶衣。
这个我服,是自己运气不好。
到第三个BOSS的时候,出了一条治疗项莲,我的白玉早落伍,当然想要。那WH在YY里说,他要。我急忙地频道打,我也想要。
叫他们直接给我,我说不出口,但也不应该这次连ROLL的机会也不给我,直接就插给了WH。
那刻,我不知用什么词来形容好,因为这个结局太意外了。怎么能直接X呢?不是一直都ROLL着吗?难道不要的装备才允许别人ROLL,自己想要的,就直接X?
看着那项莲分给了WH,那一刻,我真怀疑,我对于他们,就只有一个应急的作用?每次缺秀的时候,就死命地喊我,但出了装备,我从不在考虑的范畴内,不会问下我,你要不要呀?在他们的眼里,我这个七秀真的是好2呀。
牡丹我没打过,团长在不停地解说应该如何排火,我什么也听不进去。我委屈得想哭,想死。这不是一件装备的问题,而是我视为朋友的他们,怎么对待我的问题。我当他们是朋友,他们是否也这样?
我想走,但又不想做得太显眼,说我小气,因为一件装备。我只能和胡子说委屈,说打多一次,不过就一起闪。
胡子真是一个心胸宽广的人,他安慰我,最多以后不和他们下了。
胡子说,我也不原谅他们连解释也没一句。
还说,他们黑我的装备,但我们不能黑他们的CD。
我才懒得管他们的CD,他们何曾理过我的感受?不过,我既然把胡子叫来了,就听下他的。
因为我已经没心思打,所以,对如何打,也是糊涂着。结果就是好多次的脱离都是因为我不会排火。
团长问,你到底会不会呀?
我打字说,我不会打。
没有谁一开始就会打的,都是慢慢学的。
我不是不会,只是此刻,我无心去学。谁知道下个BOSS的装备他们又会怎样黑?要是出TC的,会不会又是无视胡子,直接X?
最后那句话,团长的语气有点重了。这正好,我干脆在频道那说,我不打了,你们换人吧。把我T了。
之前因为合子的缘故,我无法离队的。要是他们不T,貌似我就没法离队了。可今天,天也在帮我,恢复了正常,我右键点击人物,直接退了,出FB。
没一会,有人M我,安慰我说,别理他们,他们脾气不好。
我说,不是因为这个,而是你们直接黑装备。以后不跟你们下本了。把你们当黑团长得了。
那人才反应过来,说,你想要就说嘛。
废话,DH的装备还有人不想要?再说,难道我说了就会给我吗?我说,我说了呀。
他说,你在YY说嘛。
我一向不在YY说话。
真的,下本的时候,我一向不在YY说话,为的就是不想麦卡什么的。
后来,那人没话可说了。胡子问,怎么不找别的理由呢?
我说,我为什么要找别的理由去?我就是因为这个才不高兴。我就是要让他们明白。
我觉得我对得起所有人,也要对得起自己。
胡子说,还是带徒弟好,对她好,起码会感恩。
所以,我们干脆带徒弟去了。
这事也就过去了。
但,以后,我再也不做傻B了。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2

帖子

275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33
碎银
0
发表于 2015-3-20 10:2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收了一个女徒弟,有点调皮,有点可爱,她每天都跟我俩混。
要不是徒弟,也许我和胡子依然什么也不说,不挑明,像好朋友一样相处着。
徒弟问,大师傅,二师傅,这里有很多人叫老公,老婆的,你们为什么不结婚呀?
额,这个问题,我拒绝回答。
胡子说,我也想呀,但得你二师傅答应才行呀。
徒弟又问,二师傅你为什么不答应呀?
……这个问题,继续拒绝回答。
徒弟再问,那大师傅你求过婚没有?你们要是在情人节结婚,我送大红包哈。
真的吗?徒弟,是不是送我俩一W金作红包呀?是的话,我就和你二师傅结婚咯。你听,这个理由多好,借着这梯子,胡子连忙往上爬。
是呀,徒弟你要是肯,我就嫁你大师傅了。我终于肯开声了。
哎呀,你们这两个坏蛋师傅,想骗我的1W金。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剑侠情缘网络版叁  

Powered by Discuz! X3.1

Copyright © 2014 Kingsoft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金山软件 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论坛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