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542|回复: 21

【饮鸩酒】丐帮+五毒 [BG]

[复制链接]

59

帖子

263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44
碎银
0
发表于 2016-3-28 14:59: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写点新的换下心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9

帖子

263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44
碎银
0
 楼主| 发表于 2016-3-28 15:00:5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急促疲乏的喘息声伴着狼牙军的呼吼震地她们耳膜欲裂,额上的汗珠不断落下一滴滴砸在脚下赤烫贫瘠的土地上,瞬间化作水汽不见踪影。
  叶兮景握紧手中重剑,双目含血,死死盯着十尺外缓缓逼近的上十个狼牙军。十尺,九尺,八尺......她咬牙朝身后的人低声喊道,“快切补天厥!阿依纳!”
  印着繁杂毒物的虫笛在指尖灵巧地转了转,阿依纳凑到叶兮景身旁笑地风情万种,狭长纤挑的盈盈媚眼波光流转,朱唇轻启,轻声戏谑道:“哟,叶家三小姐,受不住了?连妾身这样专修毒经的补天都不放过?”
  叶兮景双手一紧,额边似有青筋暴起,此时很想转身直接一重剑将这个总是在该正经的时候不正经的挚友拍死,“快切!都什么时候了!”
  阿依纳巧笑嫣嫣,“是是是,妾身这就切。”
  蛊惑在身上一亮,叶兮景便义无反顾地朝前冲去,一个重剑狠狠砸向狼牙军当中。
  阿依纳随后紧紧跟上,站在敌圈外艰难地用着不熟练的补天厥为叶兮景挡开致命伤害,嘴上却仍然不肯闲着,“阿景!等这战结束!我们就回家成亲吧!”
“成亲你妹夫啊!”轻剑挑死一个,叶兮景杀红着脸头也不回地怒吼道。
“你们中原的画本不都这样画的吗!”
“闭嘴!”

   
点评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59

帖子

263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44
碎银
0
 楼主| 发表于 2016-3-28 15:01: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万花谷医师灵活的手指绕上她腰上紧裹的纱布巧妙地一挑一拉,打了个漂亮的结。叶兮景忍着疼痛强扯着笑意朝他恭敬拜谢,“多谢裴大夫。”
“姑娘这伤看起来多,但都几乎未伤及要害,修养一阵子便好,记得补血补气,这是药方。”
  阿依纳从一旁接过药方,平整地放进叶兮景的随身包裹里,转身望向规规矩矩地躺在床榻上的叶兮景,纤媚的眸目微微一闪,她软身趴在她身旁,瞧着她身上斑斓的伤口。
  叶兮景也看着她,笑的有些无奈,“阿依纳,我此次回藏剑养伤,你要照顾好自己。”
  阿依纳目光一转,也笑道:“妾身当然能照顾好自己,阿景你好好养伤,别担心战乱的事了。”
“恩,那你先去长安城内找我大哥会合,”手指一动,她轻轻碰了碰阿依纳光洁的额头,“路上小心。”
  阿依纳伸手握住额上轻点着的手指,慵懒地在颊边蹭了蹭,殷红地唇瓣微微一勾,笑的仿若猫儿,“妾身如此爱你,不会先你死去的,妾身还要给你收尸呢~”
“不正经。”叶兮景无奈笑着,长叹。
“那,妾身走了。”水蛇般的细腰轻轻一挺,她站直了身子,娉婷万种地婉婉走出了船厢。
  曲曲折折地绕过狼牙军巡逻的大路,阿依纳只身走进一条荒凉无人的小路,身后扑闪的碧蝶紧紧跟随着,不时泛着幽绿的光芒。碧蝶?
  她停下脚步,挑了挑眉,看着身后欢快飞舞着的十六只小碧蝶。
  忘记切回毒经了呀。
  取下腰间虫笛,正欲吹奏,一旁却传来不小的动静,她将虫笛在指尖转了转,余光扫向那堆正在颤动的高大树丛,心下警觉。
  不出她所料,几道不陌生的身影从中走出,看到她皆露出贪婪的目光。
  “哟,这不是刚才那后面的小毒娘子嘛。”为首的狼牙军上前几步,上下打量了她一翻,神色间尽是龌蹉的欲念。
  阿依纳嗤笑了声,媚眼如丝,满目尽是傲然不屑,“哟,这不是刚才在我家姑娘手下仓皇败走的安禄山走狗嘛。”
  狼牙军顿时笑不出来了,握紧手中大刀凶煞地指向阿依纳,不断挥舞怒喊着,“等爷爷我把你手脚挑断!任人摆玩!看你如何贫嘴!”
  虫笛在指尖又是一转,她不慌不忙地召出玉蟾,无奈地摇了摇头,“这火气可真大啊。”
“你!”
  不待大刀劈来,一声隼鸣破空而出,耳边便呼啸而过一阵掌风,带着龙飞虎啸的气势,一瞬间将那几把银亮的大刀劈成了两截。
  狼牙军顿时傻住,瞧着自己手上还剩的半截刀柄,半天没反应过来。
  阿依纳愣神片刻,转身抬眸,碰上一对乌黑发亮的双眼。他半身赤裸,手臂以及胸膛腰腹上蜿蜒着苍龙纹络,下身只套着一条破破烂烂的裤子,腰间套着一壶酒,一根玉色短棒,显然,是个丐帮弟子。他在阿依纳出神的间隙,步履生风上前几步一把将她拉到身后,滚烫的手顿时拉回了她的思绪。
  “站这里别动。”低沉稳重的嘱咐,不等她听清,他便纵身上前。
  “...哦。”
   不过片刻,狼牙军的尸体便在一旁堆成了小山,旁边赤身的男人拍了拍手上的灰,转身朝她走来。
   阿依纳半蹲着,一手摸着玉蟾光滑的脑袋,瞧着他,思索片刻,站起身,腰肢一扭妩媚地站在他面前,丰满地唇瓣柔柔挽起,笑地千娇百媚,“这位少侠,多谢了,妾身不知何以为报...不如,以身相许?”
   男人身子顿时一僵,瞪着乌亮的眼睛瞧着她,脏兮兮的面颊下渐渐泛起潮红,他突然垂下眸,眼神却慌乱地四处张望着,双拳紧握,光裸的脚趾也紧紧扣着地上的泥土。
   看着这反应,阿依纳心下一跳,调侃的欲望却是愈发浓烈。她坏心地凑上前,胸前皓白几近呼之欲出,她找到他目光的方向,侧身再次正对上,看着他变得更加无措的目光轻声笑了起来,“妾身见少侠虽垢污蒙面,五官却是俊俏的狠,妾身喜爱得紧,不知少侠可愿...”
   “我叫君酒。”
   “啊?”
男人伸手将阿依纳的身子摆正,让她好好站着,不过一秒便再次将火热的手移开,放在身后。  
阿依纳愣神着站直了身子,瞧着对面这耳根都红起来的男人一脸严肃地看着自己,忍不住嗤笑出声。
“妾身名唤阿依纳。”真是可爱的紧,她长这么大还没见这般纯情的男人。
“抵御狼牙,分内之责,阿依纳姑娘不必在意。”眼神还有点飘忽,但总算能好好看着她了。
阿依纳笑了笑,媚眼一眨,调侃道:“可妾身喜欢少侠呀,”见他又僵成了雕像,她憋着笑出声,媚眼晶亮地直勾勾地盯着他,“少侠英勇,身姿矫健,可是...”
“阿依纳姑娘在下还有急事,先走一步!”
不等她说完话,他开口迅速打断,目光澄澈地凝视了她一眼便双脚一踏,一个轻功便要飞不见人影。
看着那仓促逃走的身影,她笑地狡黠,手中虫笛转了转,切回了毒经诀。

点评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59

帖子

263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44
碎银
0
 楼主| 发表于 2016-3-28 15:0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杏子骨 于 2016-3-28 20:43 编辑

清晨的日光透过未扣上的木窗直直铺撒在床头,阿依纳微微蹙下眉,缓缓睁开了双眼。余光艰难地逆着光扫向那大敞的木窗,咬牙切齿地爬了起来。
“阿依纳,准备走了。”叶兮泉的声音自门外传来。
她不急不缓的下床,撩起散乱的一头乌发,呆了会儿,悠悠开口:“知道了,马上来。”
一出门便看到叶兮泉高大的身影正杵在院子中间,她扬手扇了扇耀眼的日光,抬脚走了过去,“去哪?”
叶兮泉转过身,看了她一眼,神色复杂。“阿依纳,昨晚...”
阿依纳见他踌躇,略有些不耐,“昨晚什么?”
“方才我自军备处回来,听说外城流民区被狼牙军扫荡了,兮世昨晚已经前去救援,但至今未归。”叶兮泉探手握住斜插身后的重剑剑柄,眼神阴郁,“你也休整的差不多了...”
“走吧。”阿依纳沉声打断,朝前走了几步,停下侧身望向叶兮泉,目光炯炯,“你不会也让我切补天厥吧?”
到流民区,已经是巳时,战斗结束后的尸体都已经被搬运到一处准备火化,只余一地混着血水的泥水向他们诉说这里经历了一场泯灭人性的扫荡。
阿依纳下马一脚踏进泥水,任污垢不断溅上她光裸的脚踝与淡紫的裙摆,四处张望,只见万花弟子都已赶来,这一处已经暂时安全了,然后就是......她对上叶兮泉溢满忧心的双眼,颌首,朝流民区另一头赶去。
这地方大概距离安全区域有三里,一片荒芜,杳无人烟,几棵枯木还燃着余火,偶有乌鸦挣扎着飞过,空气间弥漫着浓厚的血腥味。
召出灵蛇,手里轻捏着夺命蛊毒,一手徐缓地转动着虫笛,步履悠哉地跟随着叶兮泉朝里走去。
不出十丈,便看到一个由木栏围起的营帐,还隐隐闪着火光。他们迅速错身躲在一旁的枯木后,微探出身,观察那里的情形。阿依纳刚刚看清,便感觉身旁的人呼吸突然一重,整个人似要炸开!
此时那营帐的火堆旁,有个一身破烂军装的人正被五花大绑地捆在一根木柱上,上身因为被绳子阻挡没什么伤痕,下身小腿处却已是一片血肉模糊。那是一夜未归的叶兮世。
阿依纳捏紧虫笛,“阿泉,别急,可以救下的。”
“恩。”叶兮世握紧了重剑剑柄,大拇指在剑柄尖轻轻磨了磨。
虽是个营地,但似乎人并不太多,营帐外看管巡逻的,不过了了五人,营帐内顶多也只能装五人,就他们两人还是能解决的。
“我先上,你切补天厥。”叶兮泉头也不回的举剑便走。
阿依纳一怔,嘴巴开开合合几下,待叶兮泉已经冲到半路,她咬牙切齿地切了补天厥紧紧跟随了上去。“混蛋藏剑,都让妾身补天厥!”她是专修毒经好吗!补天厥什么玩意儿啊!
叶兮世听到一声熟悉的剑鸣声立即惊醒,欣喜地抬起头,冷汗已经布满他的面颊,小腿处刮肉的疼痛也侵袭而来,却拦不住他渐渐裂开的唇角。“大哥...”
“大哥大哥就知道大哥,妾身来给你解绑。”阿依纳不管与狼牙兵打做一团的叶兮泉,径直跑到叶兮世身旁手持虫笛迅猛划断绳索。
  失去绳索的捆绑,叶兮世小腿也无力,软软地便倒在她身上。
  阿依纳费力地撑起他,腾出一只手,时有时没有的用补天厥给叶兮泉抵挡着伤害。
“阿依纳姐姐,身上味道真好闻。”虚弱的声音,还带着调笑。
  阿依纳侧眸看着依靠在自己身上面无血色的少年,展颜笑开,依旧风情万种,“妾身的味道,哪是常人闻得到的,”她媚眼微挑,戏谑道:“不如我们回家成亲吧?”
  叶兮世闻罢垂首干咳,苦笑着看着她,“阿依纳姐姐,你对多少人说过这话了。”
  阿依纳依然笑着,不置可否。
  叶兮世正欲开口,目光却不经意落到营地木栏外的一点,身体瞬间绷紧,他落在阿依纳肩头的手瞬间捏紧,阿依纳见他奇怪,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心下一惊,扬笛扶着叶兮世后退了几步,余光扫向一旁刚刚结束战斗的叶兮泉,低声喝道:“他们的人回来了!”
  叶兮泉几步走来接过叶兮世,望向五丈外不断靠近的小半队狼牙兵,至少有五十来人。
“糟糕...”
一声破天而出的隼鸣突兀地闯进三人耳内,紧接着,又是几声,不过片刻,天上已经环绕了上十只战隼。阿依纳仰头望着它们,心下一动,朝身后望去。那里只有腾腾的火堆,在熊熊燃烧。
“阿依纳。”
不算熟悉的嗓音,依旧低沉。
她回首望向前方,却见那人半蹲在木栏上,垂着首面无表情地凝视着她,今天他的脸上干干净净的,不似上次那般满是污垢。
而营帐门口同时落下了上十位丐帮弟子,轻而易举地遮挡住了那队正赶来的狼牙军。
叶兮泉面对此也未反应过来,他抬头望向那静静蹲在木栏上的男子,脑中一闪而过,心下顿时轻松了许多,“阁下莫不是丐帮帮主义子君酒。”
“正是。”他跳下木栏,“一会儿再说。”说罢便与其他丐帮弟子一同朝狼牙兵们冲去,掌风四起,满地滚着狼牙兵。
叶兮泉看的热血沸腾,也不顾阿依纳,直接将叶兮世往她身上一搭,举起重剑砸了过去。
“...阿依纳姐姐。”叶兮世讪笑了下,缩了缩身子。
阿依纳默不作声地扛住他,昂起小脸朝他一笑,“恩?叫妾身何事?”
“...没事。”叶兮世立即转过头,不敢再看她。
阿依纳收回假笑,望向那厮杀的一边,君酒正一脚踹开了一个在背后偷袭的狼牙兵,反手抓着短棒朝前一扫又打退了数个。
她召出碧蝶,扫了眼面色惨白的叶兮世,“找小碧蝶蹭蹭,能舒服些。”
叶兮世虚弱地喘了喘,一手轻轻揽过一只碧蝶,轻轻贴在脸庞。
她瞧着他不再流冷汗,放心了许些,正欲再给他揽几只碧蝶,身上一轻,淡淡的汗水味缓缓萦绕了上来。
阿依纳回首,见方才还在前方揍的狼牙满地滚的君酒,此时已经站在她身后,一手扛着叶兮世,高大的身形如阴影般笼罩这她,像刚才在木栏上那般,面无表情地凝视着她。
她眨了眨眼,腰身一动,缓缓贴在他赤裸的上身,媚眼如丝直勾勾回望着他:“这位少侠,又见面了,妾身可是第二次被你救了,是不是该以身相许了~?”上次她还没玩够呢,这小子就跑了。
君酒回望着她,不似上次那般青涩羞赧,倒是目光变得愈发认真。额上汗珠顺着琼脂坠玉般的鼻梁缓缓滑下,滴落在他的胸膛上。阿依纳脸攸的一红,触电般瞬间离开他的身子。
“你会喝酒吗?”他幽幽开口,左手似是无意地摸了摸腰间的酒壶。
  阿依纳有些纳闷,她刚刚为什么突然那么紧张,还有这小子问这个干嘛?
  她强撑起往常熟练的戏谑笑容,“怎么,小哥哥,要妾身陪你喝酒嘛~?”
  君酒看着她,目光明亮而认真,他一手拆开酒壶盖,取下酒壶递了过去,“喝吧,君山上好的桃花酿。”
  阿依纳满是疑惑地接过酒壶,一股沁人心脾的酒香扑面而来。确实是好酒,可是这时候给她喝酒是什么意思?
  她将唇凑近壶边,小饮一口,君酒的下一句话却让她一小口酒吐也不是吞也不是。
“家住君山,排行第九,我的名字,原是君九,第九的九。义父君山丐帮总舵舵主君行云,”君酒看着她手中那壶酒,又看了看她微鼓的两腮,瞪大的双眼,“吞下。”
  咕噜。
  啊?他说什么?他说这些干嘛?她怎么不太明白???
“阿依纳姐姐,他答应你以身相许了。”被人扛在肩上的叶兮世默默开了口,他实在难受,这男人硬邦邦的肩膀完全比不上阿依纳那软软的身子,他这样被扛着难受的要吐了...可是这男人好像要娶阿依纳?!
啊?以身相许?答应?
阿依纳风中凌乱了,不过才见两次,虽然是她先撩的他,但是这也太好上手了吧?!她不是认真的呀!她是见人都撩的呀!
不等她说话,浓烈的桃花酿后劲疾驰而上,猛烈地冲击了她的大脑。
她面色潮红地望着眼前那人俊美的五官,挽唇笑地娇媚,“少侠,妾身对你长相喜欢得紧,不如和妾身回家成亲吧。”
点评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1

帖子

3

威望

0

LV.1

Rank: 1

积分
2
碎银
0
发表于 2016-3-30 18:06: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丐毒啊,我也萌丐毒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帖子

9

威望

0

LV.1

Rank: 1

积分
3
碎银
0
发表于 2016-3-31 00:42: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嗷嗷!快继续写!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9

帖子

263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44
碎银
0
 楼主| 发表于 2016-4-3 20:50:0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叶家长安城内的府邸外墙上,君酒抱着酒壶静静坐着,君十六迈着小步子嗒嗒嗒便跑到墙下,仰头眯着眼望向自家九哥,“老九,那姑娘醒了,你还不去看看吗?”
君酒动了动,转身望向墙下那人小口气大的君十六,跃下墙捏了下她的小肥脸一个轻功便朝府中飞去。君十六揉了揉微红的右脸颊,不满地望着那道远去的身影,小嘴嘟囔,“一出来就学着灌人家姑娘酒,这都跟谁学的。”
阿依纳房门大敞着,他站在门口杵着也不进去,屋内传出叶兮泉醇厚的嗓音,似是在跟阿依纳谈起她睡的这三天发生的事。
“三天?你说我睡了三...咳咳...”阿依纳原本娇嫩的嗓子此时如大病一场般沙哑,没说完一句话便呛得咳起来。
君酒踌躇了会儿,高大的身子扒在门框旁默默探出半个头,瞧见阿依纳披散着头发坐在床旁,不施粉黛的面容白净却依旧带着一股妖气,但那双晶莹的眸目似有怒火熊熊燃烧...
“喝水喝水。”叶兮泉讪笑着递上茶杯。这事要是让叶兮景知道还不把他这个大哥给扒了皮......
君酒收回身子,背靠在门上,犹豫了下,取下腰间酒壶放在墙角,转身走了进去。
见有人来,阿依纳侧眸扫了过来,满腔怒火对上那人湛黑平静的双眼一瞬间化作红烟染上她双颊。
家住君山,排行第九,我的名字,原是君九,第九的九。义父君山丐帮总舵舵主君行云。
阿依纳姐姐,他答应你以身相许了。
......
“咳...”
叶兮泉收好碗筷,朝君酒一笑,“在下先去看看二弟,告辞。”
君酒颌首,几步走了过去,弯身一手拉了个凳子摆在她床旁,端正坐下。
阿依纳睨了他一眼,别过脸,“你来干什么。”
“请罪。”君酒微起身,将板凳拉到她面前,再次坐下。
阿依纳见他又跑到自己面前,羞怒地瞪了他一眼,“请什么罪?”
“那酒是君山特有的桃花酿,第一次喝的多至睡七天少至睡一天,我没有提前跟你说。”君酒目光炯炯地看着她,看得她一阵无言,他思索片刻,起身走了出去,又在她疑惑的目光下走到她身旁,手上捧着他方才放在门口的酒壶。“随你处置。”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9

帖子

263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44
碎银
0
 楼主| 发表于 2016-4-3 20:50:28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着被递上前的酒壶,阿依纳张了张嘴,又干涩地闭上。她眼神复杂地看了眼一脸真挚要她处置这个酒壶的君酒,摇了摇头,终是一笑。接过酒壶放在腿上,她媚眼轻扫,婉婉笑道:“这位小哥哥,这酒壶有何错?错不在你吗?不该是你做些什么来请罪吗?”
君酒默然,看着她,扶在自己腰间的大拇指在肌理分明的皮肤上轻轻磨了磨,起身背对着她蹲下,“上来吧。”
阿依纳将酒壶放在一旁,打量了下身前这肌肉隐隐暴张的后背,忍不住探出手戳了戳。“你要背妾身?”
“......”
满意地看着他发间麦色的耳朵渐渐发红,她俯身趴了上去,一手挽住他的脖颈,笑道,“走吧。”
如她想的那般,他背着她走出了房门,迎上了温暖的日光,不等她好好感受被人背着散步的舒适感,耳边却有疾风刮过,再眨眼,她已经呆住了。
君酒牢牢将她扣在背上,自己却在空中腾若蛟龙,跃似鹰隼,飞的畅快淋漓。阿依纳垂眸俯望着下方渐渐变小的府邸和不断冲进视野内的长安城全景,竟有些出神。她不曾飞的这般高过,也不曾见过这般的长安城,不似城外的黑气绵绵,枯木丛生,却还苟延地残留着战前光景,街上的路人步行缓慢,市集繁荣,歌舞升平。
  她收回视线,瞧着面前那麦色的耳根,忍不住狡黠地笑了起来,她凑上前,在狂杂的风声中轻轻耳语道:“这请罪妾身收下了,下次可不能唬我喝酒了。”
  麦色的耳根再次晕开潮红,他又是一个翻身,突然就出了一身冷汗瞬间沾湿了她的衣衫。
  将她稳稳放在地上,他正欲说话,蓦地看到她衣衫上有几块颜色较深的地方刹那间将他的心狠狠抓了起来。阿依纳见眼前这人脸又如初次见面时那般泛红,心下好笑,这是干嘛了?背完了害羞了?
  君酒呼吸不稳地朝后退了几步,不等她开口扭身便一个大轻功跑走了。
“......”
  阿依纳挑了挑眉,转身走进屋内。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9

帖子

263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44
碎银
0
 楼主| 发表于 2016-4-3 20:50:46 | 显示全部楼层
“他几天没来了?”叶兮世趴在窗前,笑眯眯的看着一脸惆怅的阿依纳。
  她没好气地扫了他一眼,再次望向窗外飘零的梧桐和在不远处天上盘旋着的战隼。
  战事最近似乎稍微平静了些,叶兮泉都不怎么喊她出去。这只鸟,已经在这里待了大半个月,那个家伙也消失了大半个月,真的是,有些无聊了。
  似是听到她的心声般,叶兮泉腰挎着重剑从院外赶来,面色发黑,瞧见那两个趴在窗框上悠闲的要长出蘑菇的人气不打一处来,“长安已经彻底失陷,我们即刻赶往睢阳。”
“失陷?”阿依纳心下一惊,拿起蛊笛转身出门,眉头微蹙看着叶兮泉,“你这几日都没有跟我讲过任何战事,怎么就突然失陷了?”
  叶兮泉招呼着叶兮世跟上,目不斜视地压着声音说道:“这几日君酒都替你去了,我见人够,也没喊你,你前阵子跟着阿景奔波了那么久,是该好生修整一阵子。”
  阿依纳在他身旁走着,沉默了许久,侧眸瞅了他一眼,“前些日子你让我切补天厥的时候也没见你犹豫啊。”
“啊..咳咳...”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9

帖子

263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44
碎银
0
 楼主| 发表于 2016-4-3 20:51:06 | 显示全部楼层
睢阳小雨。
  血泊混杂着泥水流动在满是尸体的战场上,雨水顺着她沾满血迹地额头缓缓滑下一道微红的印记,渐渐地,越来越多的水珠,如要为她清洗面庞般冲刷走了那片狰狞的暗红,血水顺着她的面颊紧促地滴落在她怀中人紧闭的双眼上,又再次流走......她乌黑的眼睛似是正在出神,毫无光泽,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眼角似有水珠滑落,也顺着雨水逃地毫无踪迹。
  蓝衣女子动了动,将怀里的人扶起来,尽管他身体冰冷无力,逐渐僵硬,还是紧紧靠着她勉强地坐了起来,头颅却是软软地靠在她的劲窝处,一动不动。她颤了颤,缓缓抬手搭在他俊美的面颊上,轻轻拍了拍,嘴张开虚软地不知说着什么,脸上也不知是泪珠还是雨水,越来越多,不断重重砸在她的心上,愈发疼痛......
  君酒看着他们,侧首望向身旁的曲牵尘,那人察觉到他的目光,悲痛地摇了摇头,“代君受命,保君平安。这是我教最毒的毒物,一生只能拥有一个的生死蛊。没有救的。”
  “五毒每个人都有?”君酒默然许久,低声问道。
   曲牵尘点了点头。
   君酒用手指磨了磨腰间的酒壶,沉吟片刻,举起豪饮了一大口。
   阿依纳赶到睢阳的时候这里已经再次经历了一场浩劫,城外硝烟弥漫尸横遍野,她随着叶兮泉进入城内营地,下马走进营帐。
   叶兮泉放下行囊便再次拔身挥开营帐门帘离去,临走前丢下一句话,“今日战事已结,暂且休息,君酒也在此地,你若有事便去那个最小的营帐找他,我先行去找主帅。”
   最小的营帐?
  她丢下行囊,拿着蛊笛便走了出去。
  一路弯弯绕绕许些营帐,终于在最偏僻的角落发现一个小小的仅供一人睡觉的营帐,她举步走了过去,心下跳的厉害。不知道他受伤了吗......
“谁?”阿依纳侧身一闪,躲过一支瞄准了她胸膛的箭羽,手中蛊笛悠转,召出青白灵蛇。
  她看着三丈外的营地边墙木柱后,三十多个满身血迹的狼牙兵。此处过于偏僻,营地的巡逻兵似乎没顾及此处,她目光微微一沉,见他们大步一迈已经冲至木柱围墙旁正翻身入营。她转着蛊笛,丢了个迷心蛊出去,再一个百足将他们定身在围墙外。
“是来送死的?”
  低沉地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她讶然捂着耳转过头,看到不知何时站在身旁的君酒,缓了口气,他不看她,磨了磨掌,健步一跃跳出围墙一掌将他们拍起如球般滚落在地上,一身贴身的苍色长衫丝毫未束缚他大开大合的拳脚。
  阿依纳看着他有些发愣,狼牙兵砸在地上的哀鸣却顿时拉回她的思绪。默默切了补天厥,她跳上木柱,转动着虫笛为他抵御一次次的致命攻击。不过片刻,便有巡逻兵闻声赶来。
  “不过是些今天战场的余党,没来得及撤退,便来偷袭了。”叶兮泉最后赶来,安排人将尸体处理出去后跟她解释道。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剑侠情缘网络版叁  

Powered by Discuz! X3.1

Copyright © 2014 Kingsoft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金山软件 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论坛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