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杏子骨

【饮鸩酒】丐帮+五毒 [BG]

[复制链接]

59

帖子

261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42
碎银
0
 楼主| 发表于 2016-4-3 20:51: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阿依纳点了点头,转头望向旁边的君酒,他一身干净地苍色长衫似乎是新买的,但是在刚刚的打斗中上上下下破了好几道口子,他正垂头看着那些破口处,神色有些懊恼。“你怎么突然穿衣服了?”现在倒不像个叫花子,说是个俊公子却是挺适合。
  君酒回望向他,突然笑了起来,“难道你喜欢我***?”
“......”她捏紧蛊笛,别过头不想看他。
“前阵子,背着你的时候弄脏了你的衣衫,我现在这样穿着就没事了。”他声色平稳,语气轻缓而随意,却是真挚无比。
  啊......
  她睫毛一颤,垂下眸抿了抿唇,“我回营帐了。”
“我送你。”君酒拍了拍衣摆,跟在她身后。
  夜露深重,寒气渐渐萦绕了上来,他依旧笑的温和,脚步不缓不急,配合着她时而墨迹时而杂乱的步伐。
“回去吧。”
  到达她的营帐门口,她头也不回,直接走了进去。
  门帘隔开了他的视线,她终于转过身,面色已经绯红异常,仿佛还能感受到那人炽热的温度,她用手扇了扇风,几步走向软塌坐了下去。
  隐隐有着隼鸟休息时的低鸣声,她抬头,确定那只鸟停在了自己营帐上,有些哭笑不得。
  连着三日,她跟在叶兮泉身后前往城外清理战场,赶回营帐洗浴后倒头便睡熟,没见着君酒,但渐渐入睡的时候总能听到隼鸟的低鸣声......
  阿依纳睁开眼,目光转向营帐顶,那隼鸟似乎又在这里睡了。
  她披上羊毛披风,踏上鞋履,挥开门帘便要出去,脚却僵在了原地。
  那人身下是干草,一手撑着头,半卧着贴着她的营帐,却睡得仿佛极其舒适。
  她蹲下身,沉默地看着这以地为铺以月为被的人,有些说不出话来。明明她不是认真的呀......阿依纳取下身上的披风,轻柔地盖在他身上,蹲着又看了会儿,起身回了营帐。
  君酒在披风下缓缓睁开了眼,眼神清湛,他将脸埋在披风里深深吸了口气,再次闭上眼睡去。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9

帖子

261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42
碎银
0
 楼主| 发表于 2016-4-3 20:5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杏子骨 于 2017-3-20 15:43 编辑

君十六搬着小板凳坐在阿依纳身前,稚嫩的脸蛋严肃的像个老婆婆。阿依纳软软斜倚在桌上,看着她笑的娇媚。
“阿依纳姐姐。”君十六终于开口,有些踌躇,脸上没那么严肃了,大眼里满是期待。
“嗯哼?”
“听说你们五毒有一种蛊毒叫生死蛊,我从来没见过,你能不能...给我瞧瞧?”她小心翼翼又满是希冀地问道。
  阿依纳笑看着她,不作声。
  君十六赶紧从怀里拿出自己的酒壶,递了过去,“我给你尝口我的酒!你就给我看一眼好不好嘛阿依纳姐姐?”
  阿依纳直起身,接过酒壶打开嗅了嗅。恩,又是***酿。她媚眼一瞟,“你们这对兄妹都喜欢喝这种酒啊?”
  君十六点了点头,紧紧盯着她,大眼水汪汪地仿佛都要溢出泪珠了。
  阿依纳伸手摸了摸她柔软的小脸,笑道:“就给你看一眼。”说罢便探手取下耳上镂空的银坠,轻轻扒开,将东西倒在手心。
  一个白色的小球在她手心滚了一滚,缓缓地摊开,变成一条肥嫩蛊虫。
  君十六面色一白,尖叫着掉下板凳,刚刚蓄的泪珠顿时掉了下来,“虫虫...”
  阿依纳赶紧将生死蛊收回去,扶起君十六帮她拍了拍衣摆,“没事吧,摔到了吗?”
“没..没事。”她似有余悸地瞟了眼她放在一旁的耳坠,又看向阿依纳,“阿依纳姐姐,我...我肚子饿了我找饭吃。”
  阿依纳点点头,以为她被吓坏了。
  君十六脚步慌乱地疾走出营帐,擦了擦脸上的泪珠,皱下小小的眉毛,朝靠在对面营帐外的人翻了个白眼,小短腿轻踏着走了过去。
  君酒看着她笑道:“怎么样?”
  君十六不屑地扫了他一眼,“当然知道了,就在她右边耳坠里。”她哽了一下,斜眼瞟着他,“我可是为了九哥你把我这辈子的可爱都装完了,你不表示一下吗?”
“恩,有机会请你吃鸡。”
“哼。”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9

帖子

261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42
碎银
0
 楼主| 发表于 2016-4-3 20:52: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阿依纳,今日大胜,快来喝点庆功酒!”叶兮泉在营帐外呼喊了声,声音里藏不住的喜悦。
  阿依纳拿起蛊笛走了出去,笑地温和,“你今天又没喊我?再这样我可要擅自跟过去了。”
  叶兮泉拿着酒碗的手晃了晃,无奈地朝她苦笑道:“都有人替你去了,你安好着,阿景回来了我也好跟她交代不是?”
  不回他,阿依纳冷眼瞟了他一眼便朝大营中间走去。
  君酒坐在火堆旁,和一群丐帮***拿着酒壶弯着腰身猛灌,酣畅淋漓,一壶下去,丝毫不见醉意,不少人还捧着新酒壶走上前给他们换上。余光扫到一抹紫色的身影,君酒笑的恣意洒脱,朝她招了招手,“阿依纳。”
  见过他温和地笑羞赧地笑,却是第一次见到他这种与他的拳脚极其相似的大开大合的恣意笑容,她回以一笑。丐帮***纷纷起身走开,走到另一堆火堆与天策***们坐着,时不时望向这边侃笑。
  她几步走过去坐下,接过他递来的酒碗,小小酌了口。
  恩,又是***酿。
  她抬眸看了他一眼,见他仍一壶接一壶喝着,火光跳跃在他俊朗地面容上倒仿若跳跃在她心上一般让她气息愈发不稳。
身旁娇小的身子微微一晃,他抬手稳稳扶住,看着这人满是醉意地酡颜,柔和平稳的呼吸,他放下酒壶,双手将她抱起,走回她的营帐。
“这毒姑娘...才几碗就倒了?”丐帮***在一旁小声嗫嚅道。
“那以后嫁到咱们君山来可怎么办?”
     将阿依纳轻放在床榻上,君酒双手停了下,再次探手,取下她右耳上的耳坠。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9

帖子

261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42
碎银
0
 楼主| 发表于 2016-4-3 20:52:31 | 显示全部楼层
“叶兮泉,你有没有看到我的生死蛊?!”阿依纳猛扑上刚回营的叶兮泉,拽着他的衣领急急喊道。
叶兮泉懵然地看着她,“我怎么会看到你生死蛊?”
“虫虫不见了吗阿依纳姐姐?”叶兮泉身后探出一个小脑袋,君十六微皱着小眉毛轻声问道。
“今早我醒来发现耳坠轻了些,就发现它空了!”阿依纳捧着自己真的成镂空的耳坠,满脸心疼。
“什么不见了?”君酒的声音插了进来,他走上前看着她手中的耳坠,又将目光转向她,“很重要?”
阿依纳点点头,一脸欲哭无泪。“算了,我估计也用不上这东西。”
“我让十六帮你找找,她最擅长寻物。”君酒说着就要喊十六。
十六身子一抖,惊恐地望向他,“不不不我怕虫虫我...”她又委屈地望向阿依纳,“我...”
阿依纳戴回耳坠,拍了拍君酒的肩,无奈地笑道,“算了,不用找,这家伙可能自己出去玩了。”
生死蛊能自己出去玩???
叶兮泉哭笑不得。

“九哥,你这身衣服穿得舒服吗?”君十六在君酒身旁低声问道,她瞧着他穿着一身裹得紧紧的衣衫看着好难受,好几次都看见他出拳的时候被绷住,好几处都崩开了呢......
君酒摇摇头,“不舒服。”
“那你还不换下?”
“没事。”君酒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望向正玩着蛊虫的阿依纳,神色清朗。
营地外一阵马蹄嘶鸣,紧接着一道***的身影如疾风般刮进营地内,站在了阿依纳身前。
阿依纳错愕地看着来人,笑容顿时绽开,“阿景!”
叶兮景上上下下打量了会儿阿依纳,见她没缺哪里,放心地松了口气。“阿依纳,你可真厉害,这么久了竟然都没伤分毫。”
阿依纳笑地愈发明媚,“托你大哥所赐妾身都没上战场。”
赶来的叶兮泉暗伤地咳了咳,朝自家三妹讪笑。
叶兮景瞪了他一眼,一把揽过阿依纳的细肩,笑着准备进营帐。
“大哥!”
叶兮世的声音乍得响起,他骑着马跑进营地,跳下马,将一卷卷轴递给叶兮泉。
叶兮泉瞬间敛起了笑意,将卷轴打开,不过片刻,他将卷轴卷了回去,侧眸望向叶兮景,“阿景,我和你二哥这里有事走不开,你三日后到马嵬驿接应李将军。”
“李将军?”
“下一场战争马上也要开打了,我们这边兵力还不足,李将军是前来支援的。”
“妾身也去。”转了转蛊笛,阿依纳笑着半倚在叶兮景身上。“至少我还算半个医生不是?”
“不行,我替你去。”
  君酒几步走了过来,凝视着阿依纳。
  叶兮景望向说话的人,英挺地眉挑了挑,“这是?”
“君酒,丐帮***。”
  阿依纳看了看他,又朝叶兮景笑道:“妾身与你同去。”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9

帖子

261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42
碎银
0
 楼主| 发表于 2017-3-20 15:43: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杏子骨 于 2017-3-23 13:54 编辑

第三章

“阿依...”
   冰凉的指尖轻点上君酒的下唇,霎时止住他的声音,阿依纳嘟了嘟嘴,笑道,“小哥哥,你要以什么身份代替妾身上战场呢,家国之事岂是妾身能推脱的?”
君酒被她问的一时失语,强健的心脏此时如被一只手紧紧握住般急促地让人难以呼吸。
  “我...我对你以身相许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可以代替你。”
他无视掉周遭诧异的目光,满目真诚看着她,一字一句都如造剑锤般力度十足地撞击着阿依纳,她震惊地瞪着他神色恍惚不定,她一直觉得那只是个酒后的玩笑,他真的当真了?叶兮景见这情况僵持住了,朝叶兮泉使了个眼色便转身离开,叶家两个兄长领会了妹妹的眼神也知趣地领着人安静离开为他们腾出了个说话的地。
“阿依纳,你喝了我君山的酒,也是第一个我背上天的女子,屡次轻薄我不说,还害我因为弄脏了你的衣服愧疚地去用媳妇本换了一套衣服来,你若是不要我,我还如何娶其她女子?等战事结束,我们就回君山成亲啊?上五仙岭也行。”君酒看着她一反寻常美艳的面容,此时呆愣地可爱非常,禁不住笑开,伸手轻轻撩开她鬓边垂下的一缕青丝,指尖也顺势轻触上她细嫩的面颊轻轻捏起她的精巧的下巴。
  阿依纳看着他陷入了沉思,甚至都未察觉到他的小动作,他说的确实没错,她喝了他们君山的酒,还被他带着双飞过,轻薄也没错...媳妇本好像也没错,但是好像哪里不对吧?
“阿依纳?”
  她回过神来,察觉到下巴上温热的体温,羞恼地一手推开他,“妾身...这个战场是上定了,你不必以身相许,那只是妾身的醉话,媳妇本什么的我可以让兮景还你,何况我根本不介意你弄脏妾身的衣裙,你买的这身衣服也不适合你!你大可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娶个远离战争心仪的女子回家便可。”她愤愤瞪了他一眼,转身逃走。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9

帖子

261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42
碎银
0
 楼主| 发表于 2017-3-20 16: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杏子骨 于 2017-3-23 10:26 编辑

  君十六在营中四处逛着,突然瞧见不远处的火堆旁席地坐着最近很爱干净的君家老九,便兴冲冲跑上前凑上去看了看。只见君酒盯着火堆一动不动,她戳了戳他坚硬如石的背脊,又看了看他,“老九?”
  君酒垂首扫了眼自己垂在满是尘土的地上的衣袖,挑了挑眉,“十六,我不适合穿这身吗?”
君十六一愣,头摇地跟个拨浪鼓似的,“没没没,我老九哥是天下最最英俊无双的,穿啥都好看!”
君酒嗤笑了声,扫了眼她便不再说话。
这是怎么了?
君十六奇怪地瞅着他。
君酒取下腰间的酒壶,在眼前晃了晃。自从遇见她,他倒是变了不少,不再如往前来去自如,除了江湖侠义,从不理会战事,身为一个丐帮还穿上了衣裳,看着也是让人觉着可笑。
他晃悠悠站起身,抬腿便朝军营外走去。

阿依纳在榻上连翻了几次身,睁眼闭眼都是白日她说完那句话后君酒那懵然的神情,心下就揪地鼻酸。她又能怎么办,即使她那时说的不是醉话,即使她想要与他结上情谊,但这战事纷乱,谁知道她什么时候就会葬身沙场,他那般自由的人,她就像他的那身布衣般将他牢牢束缚了住,如何让她安心与他在一起......
但这小子是真的被她说走了吗?这个点都改回她营帐门口睡觉了啊?
阿依纳你又不要人家怎么还想着人家给你守门,真不要脸!
她火气冲冲地骂了自己一句,老老实实闭眼睡觉。
月上梢头,营帐内只有巡视的士兵走动的声响和夜间的虫鸣声,她的睡意也渐渐浓重起来...隐约间听到帐前熟悉的窸窣声,不过须臾便消失无踪。
她微微翘起唇角,笑意恬和,逐渐睡去......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9

帖子

261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42
碎银
0
 楼主| 发表于 2017-3-20 16: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气,想完结一小篇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

帖子

131

威望

0

剑网3官方记者团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94
碎银
0
发表于 2017-3-20 22:40:03 | 显示全部楼层
顶~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9

帖子

261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42
碎银
0
 楼主| 发表于 2017-3-23 11:19:31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们俩怎么回事?”
自清晨起,便看到阿依纳与君酒二人形影不离地穿梭在军营内,阿依纳不知多少次刹住脚转身怒瞪紧跟在身后的人,而君酒也配合地停下脚,铜墙铁壁般的胸膛恰恰停在她鼻尖不远处。叶兮景拽过叶家大哥,低声问道,“我不在的这些日子,怎么冒出这么个小乞丐?”她不满地扫了眼叶兮泉那尴尬的神色,轻啧了声,用腰间轻剑撞了撞叶兮泉的腰,“说话啊?”
“先前阿依纳姑娘在路上遇难,承蒙君兄弟搭救,然后两个人不知怎么就...这样了。”叶兮泉悄**瞧了瞧妹妹的神色,见还不算太差,便继续说道,“阿依纳似乎与君兄弟已经私定终身了,这样她还同我们上战场,合适吗?”
叶兮景抿了抿唇,目光澄然,“合适?又有谁合适上战场,这家国不保如何谈的上儿女私情,这些阿依纳不会不懂,不然她也不会执意要同我前去了。”她看了眼叶兮泉,抬脚离去。
叶兮泉看着妹妹那笔直的背脊,她方才那一眼他有些难以消化,脑海内一幕幕都是三年前的战役,他带着援军赶到时,却看到那个同叶兮景定下终生的男子一把炎黎重枪挺拔地扎进泥土中,半跪在地上为身下的叶兮景挡住了所有刀剑伤害,叶兮景被救回时几乎就是个空壳,她的所有好像都在他血流尽时一同消失殆尽了。
又有谁适合上这个战场呢。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9

帖子

261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142
碎银
0
 楼主| 发表于 2017-3-23 13:5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杏子骨 于 2017-3-23 13:53 编辑

   “阿依纳姐姐,我可以进来吗?”
   “不可以。”
  啊?
  君十六拿着点心盘子站在营帐外僵硬了一下,眼前的幕帘便被撩了开。
  阿依纳垂眸看着她一笑,“进来吧。”
  跟着阿依纳进了营帐,君十六暗暗瞅了眼自己端着的点心,手心隐隐窜出了冷汗。她抬眸踌躇着对上阿依纳的双眼,道:“阿依纳姐姐,这是十六以前在长安酒楼外乞讨时看到人家做的,可香了,幸有位小公子给了我一块尝尝味,回了君山我便琢磨着做了,虽然不及酒楼的,这军营里食材也不多,但我做了些给你尝尝。”
  长安酒楼的醉酿糕远近闻名,不过战事蔓延过去后,酒楼也散了,她也许久未尝过。阿依纳瞧着那做的小巧精致地粉团,说不上的感动,俯身轻轻捏了捏君十六的小脸,接过点心盘,“是不是看姐姐我明儿就走了,舍不得了呀。”
君十六看着她用指尖衔起一块粉团,眼睛巴巴地拷在上面,有些***地点了点头,“想让你尝尝十六的手艺。”
  阿依纳见她神情奇怪,倒也不多问什么,只是粉团刚刚到唇边,边止了住。她微微垂眸眼光在她身上幽幽流转,还是将粉团咬了下去。“味道很好呀,还用了你们的***酿?”
  见她吃了下去,君十六如释重负般终于笑了出来,“是***蜜,不会醉的那种,我随身带着的。”
  “十六,你知晓姐姐擅长什么吗?”阿依纳不紧不慢地戳了戳盘中剩下的柔软的粉团,鼻尖萦绕着的浓浓香味儿,让她几乎要笑出来。
    君十六警觉地后退一步,见阿依纳逐渐笑开,心下一咯噔,知晓暴露了,惊慌地摇了摇头。“阿依纳姐姐,我只是不想让你上战场...”
  “我啊,药理一般用毒甚好,最擅长的,却是辨香。”她捻起一块粉团,放于鼻前轻轻嗅了嗅,“这***蜜啊,还真是混了不少让人迷醉的香味,“说着,她微微朝旁垂了垂头,一手撑在下颌,目光转向营帐口,”君酒,进来吧。”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剑侠情缘网络版叁  

Powered by Discuz! X3.1

Copyright © 2014 Kingsoft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金山软件 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论坛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