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975|回复: 18

【苍花小说】玄甲归故里,荼雪覆眉间。

[复制链接]

15

帖子

39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36
碎银
60
发表于 2016-10-9 19:46: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8.jpg
’“我们经历背叛,经历兄弟死难,如今,我们在自己雄关之外溃退而归,我们让军旗蒙羞,在此,我于此成立专为覆灭仇敌而生的苍云军,当苍云旗帜席卷,穿透阴暗的天光终将到来!背叛苍云者不义之徒皆须一死。而我的轻眉刀,仍只在众军之前。你们,愿意,陪我一起去生,去死,去拿回应归于我们的战士荣光么?”
——长孙忘情

评分

参与人数 1碎银 +60 收起 理由
夜雨千灯 + 6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

帖子

39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36
碎银
60
 楼主| 发表于 2016-10-9 19:47:58 | 显示全部楼层
【苍云血誓】
开元二十年,张守珪任幽州节度,牙郎安禄山偷羊被抓,论法应乱棍打死,但因其语言豪壮身材魁梧网开一面,而后又因其骁勇善战,被张守珪收为义子。
安禄山的仕途至此起步,因其秉性机灵又善官场之道,于天宝三年官至范阳节度使。
而长期以来,以薛仁贵之后薛直所率领的“玄甲破阵营”驻守着素有“天下第一关”美誉的雄关雁门,安禄山作为其以西驻守地的节度使,软硬皆施企图拉拢破阵营,但破阵营并不为之所动。
安禄山深知,战场之上无法为友者皆为敌,于是暗下决心,欲设计除掉破阵营。
而皇天后土之下,断不能明面里互相斗争,于是有了接下来的一幕。
天宝四年,范阳守军无故攻打北境,致使尚安稳的北境局势变得一发不可收拾,随后异族数度来犯,民不聊生。
雁门守军义不容辞受命出兵平息战乱。奚与契丹的军队训练有素,战场如死水般胶着难分,此时安军突然出现,表面上入侵者将会因一支军队到来而迅速溃不成军,实则不然,安军如饿狼般扑向了雁门守军。
两军交战,破阵营几乎全灭,统帅薛直英勇战死。
而朝廷远在长安,对此役实情知之甚少,只知破阵营全数牺牲,薛直治军无方,安禄山***有功。安的官职竟节节高升,直至三镇节度使,手下兵力占全国边防军百分四十之多,是中央军两倍有余。
破阵营幸存者眼看伸冤无门,也借此所知皇城里的昏庸,原副将“血手凤凰”燕忘情改名长孙忘情,成立复仇组织“玄甲苍云”,自觉承担起国家兴亡的匹夫之责。
于窘境宣誓:
    苍云所属,皆为同袍兄弟***,当誓死相护。
  凡因私欲叛国、背信、不义、害民者,皆为苍云锋刃所向。
  与苍云信条相背之事,只问是非,无有余地。
  苍云之动,不为天开,不为雷动,不为霜停!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

帖子

39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36
碎银
60
 楼主| 发表于 2016-10-9 19:4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映雪湖】
自广武城出发,经雁门过古战场,便是映雪湖了。
小的时候我经常这样走去映雪湖。
映雪湖水干净地发亮,一旁岸上是长年不变的雪景,苍雪树就那么零零散散地种满了周遭。映雪湖的倒影安安静静地盛放着岸上苍雪树苍白的花朵和落满雪絮的黄土。明明是北方,却美地仿佛江南水乡的刺绣。一针一线里,都是味道。
第一次带我来这里的是薛直叔叔,那时候他才三十多岁,年少轻狂又武功过人,雁门地形险峻鲜有战事,他就带我同骑他的战马。
长大以后我认识了一个词,“鲜衣怒马”,说的大概就是他。
轻狂归轻狂,即便出来玩他也不会饮酒,那次丐哥哥就说他不解风情,嘲笑了他许久。
大概是我三岁那年,我是天宝初年出生的,所以那时候是天宝三年,薛叔叔带着我去了映雪湖,一同前来的还有燕忘情姐姐,一反往常出游不携军事的习惯,我隐约间听见他们在说朝廷,有个名字被反复提到,“安禄山”。
看他眉间抿起,想必这安禄山不是什么好人。
末了,他还问我,薛蛮,等你长大,是想入我引月门,还是跟燕姐姐的轻眉门?
我痴痴的,不知道。
然后看着薛叔叔和燕姐姐切磋武技,破阵令、苍雪刀、云城盾、寒铁诀,看得我直呼继续。
殊不知,这是我最后一次跟着薛叔叔来映雪湖。
天宝四年那次战役,他们出征前是带着笑容的。奚和契丹不是第一次来犯了,他们虽然蛮力过人,但比起战术,是完全比不过我们的智囊风夜北的,每次都主动来犯,皆有去无还,久而久之也就鲜有来犯。
这次来犯,却不知为何。
燕姐姐出征前,我还拉着她让她回来时在绕去广武城北边给我买糖葫芦,她满口答应。
最后却是在她回来前,我被薛叔叔的将士带着去避难。他们说,战败了,薛统帅英勇牺牲,我不相信。
燕姐姐绑着绷带跟我道歉,说小薛蛮对不起,姐姐没给你买来糖葫芦。
申屠远哥哥对着北方倒酒祭拜,嘴里念叨着:哥,我是申屠笑的弟弟,现在,我替你来做大将军。
红衣佛爷王不空安排着将士疗伤和战后处理。
我几乎是落着泪相信了这个事实,还来不及悲伤,燕姐姐宣布改名长孙忘情,说玄甲苍云军永不言败。和幸存的众将士在墨色苍云旗下宣誓,要强加兵力,重整旗帜,为含冤而死的将士们报仇洗白。
她安排我进了红衣佛爷王不空的万劫门,说希望我不要因为这场战争而太过伤悲,喜欢王将军能安慰好我。

几天后,我一个人去了血誓后的映雪湖,雪还在飘,只是一路走过,经雁门的时候,一脚踩下去竟看到暗红的血色,古战场也横戈遍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骑马,一路走来脚步沉重得像挂着铅。
映雪湖的天**得看见了半轮弯月,坐在那儿,想起我的薛叔叔,眼泪就掉了下来,刚滴下来就冻在地上。
他以前说,臭哭鼻子小子,什么时候你能独当一面啊。
等我拿得动苍雪刀和云城盾嘛,现在先玩会。
他说,真希望你不是出生在军营,也永远不用拿盾刀。
说话的时候,叹了口气,一大口白雾。
点评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15

帖子

39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36
碎银
60
 楼主| 发表于 2016-10-9 19:50: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万劫降秽】
头七那天,黑云压城,空气都像被压缩了一般,云层间隐约间还有雷鸣之声,全体苍云军肃穆而立,一言不发地站在李牧祠前,云城盾和苍雪刀竖立在人前,像可以阻挡所有磨难般伟岸。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红衣佛爷王不空开始为死去将士祭酒祷告:
云城铁盾,护心中所护之人;苍雪陌刀,杀天下该杀之人。
只可惜,急景凋年,奸臣当道,苍雪埋赤骨。
放心去吧,将士们一息尚存,便永不辜负使命。
玄衣如墨,无惧风寒霜冻,定守住这西岭千秋雪。
玄甲归故里,荼雪覆眉间。

军中粮草短缺,且以水代酒,一百余名将士将水撒向天边,任铮铮男儿也有些泪目。
借此时军心一致,忠骨为证,忘情姐姐宣布军中治理事宜。
薛直统帅英勇牺牲,副统帅长孙忘情接任统帅。军师继续由九霄孤狼风夜北担当。笑面阎王宋森雪任先锋营统帅,红衣佛爷王不空任破阵营统帅,百步流星申屠远任飞羽营统帅,潋滟刀燕忆眉任女卫营统帅。其余士兵必勤加练习,随时接受检阅,听从各营调遣。

佛爷拍拍我的肩膀给了我一把武器,唤作千回梦,说:薛统帅在世时,一直疼爱你,现在,换你来保护这埋了将士忠骨的土地。
我点了点头。
往后几年,我一直努力练习,日子干燥地像断壁颓垣里的业火,很想念薛叔叔的时候,便会去映雪湖呆一会,像薛叔叔从前说的,映雪湖是安静的。可能怀念一个人,就是会慢慢学会他的习惯。
偶尔也听薛坚哥哥说兵法,他是薛直叔叔的独子,精用兵之道。
他说:破阵营的作用是提前潜入敌营做破坏,而玄甲沉重,极容易有所负累,所以作战时间必须安排在清晨和黄昏,这两个时间敌人松懈程度最高,作战间隔不能有规律,否则会会被敌人抓住机会埋伏。
他和忘情姐姐一样,很少提及薛统帅,佛爷跟我说,这叫坚强,以后我也会这样。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

帖子

39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36
碎银
60
 楼主| 发表于 2016-10-9 19:50:35 | 显示全部楼层
【破阵营】
天宝十年的时候,安禄山动作越来越大,统帅说,光靠郭子仪的援助是不够的,我们也要有所行动了。
破阵营向来只对狼牙军出动力量进行破坏,那阵子我们开始频繁地对安禄山下手。从火烧粮草到毁坏作战装备,最多的时候一个月出动五六次。安禄山加大了兵力镇守,却没有半点收敛之意。
但我想安禄山是知道的,只是愈发膨胀的他觉得苍云军的余党不会有太大作用,让那些无足轻重的士兵去看守就是了。
这么说自然是有依据的,那次潜入敌营破坏的时候,门口的两个闲兵胆战心惊地说着此事。
脸上有刀疤的士兵说:你知道么?当年雁门关的玄甲破阵营复活了,听说当年的雁门惨案和我们的节度使有关,开始报复了。
旁边士兵个头不高,有些畏畏缩缩的:现在军中谁不知道,也不知道安将军怎么想的,竟然就让我们几个来看守,丢了小命事小,要是怪罪下来,我十个脑袋也不够砍啊。我娘还在家里等我回去呢!
刀疤士兵说:朝廷的事我们还是少议论吧,安将军的脾气你知道的,我们还是好好巡查一下吧,我去那边。
最后,我们把帐篷都烧了,他们也没有发现我们是怎么做到的。
我跟战友燕安说,他们会掉脑袋么?
燕安很冷静:会。
在军中早已习惯军法,对此我倒也没有多少负罪感,按照佛爷的要求,即使回来也要隐匿行踪,不要让别人发现。我完全觉得此次行动万无一失,但一路上总觉得有人跟着,时常猛然回头,却也没什么发现。
我问燕安有没有这样的感觉,燕安说是我想多了,山野间林木之声罢了,许是最近行动频繁,过于疲乏,幻听了。
我也这样安慰自己,但这种感觉一直在,心里直发毛。
翻过雁塔的时候,佛爷忽然做手势示意我们停下,他压低声音说有人跟来了,埋伏起来。
在我解除疑惑之余,也有些激动,作为军人,这几年来每次入敌营做破坏一开始还挺***,却没一次被发现,长此以往,入敌营如入家门,却少了几分玩味。现如今,终于正式伏击了。
差不多伏地半刻钟有余,才看见一个身着紫衣的女孩到了雁塔四处张望,嘴里念叨着:糟糕,只是买个糖葫芦的时间,竟然跟丢了,完了完了,这下要被孙叔叔唠叨了。然后就嘟着嘴随便选了一条路继续走。
却是朝着我这边,佛爷尚按兵不动,我自当是前破阵营将领有太多熟人不方便露面,便擅作主张一个盾猛冲了过去,这就彻底把佛爷激起来了,他急忙示意我别太鲁莽,我也及时收手了,小姑娘却被吓得不轻,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
我伸出手想扶她起来,她却臊红了脸,瞪了我一眼。
我的手停在空中,尴尬地像个练武时的木桩。
最终在这么多将士的注视下,她也不好意思了,也不解释自己身份,只说脚扭了。
佛爷有些伤脑,环顾了一下,最后把目光落在我身上,说:小薛蛮,你们都是小孩子,没什么授受不亲,你来背她。
小姑娘还是有点不乐意的,但处境尴尬,只好作罢,同意了。
我尴尬地挠了挠头,把盾刀拆下来给她:你帮我背一下我的千回梦,不然怕咯着你。
一路上,她的嘴一刻都停不下来,一直嘟囔着。
她说:诶,小薛蛮,你知道那边的冰糖葫芦么,超好吃。
诶,你个子小小的,怎么穿这么重一身铠甲,咯得我怪难受。
小薛蛮,你去过万花谷么?那里四季如春,有大片大片的花海,还有超好看的揽星潭,比这里好看多了,这里到处都是白茫茫的。

完全不把自己当俘虏。
我倒也没有把她当俘虏的心态,怕被比下去似的,我说,那是你没去过映雪湖,等以后有空我带你去看看,绝对惊艳!
她咯咯地笑了。
全然一个不出世、毫无烦恼的温良子弟。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

帖子

39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36
碎银
60
 楼主| 发表于 2016-10-9 19:50:55 | 显示全部楼层
【离经易道】
就这样一路背着她去了忘情姐姐的帐篷,还挺沉的。
忘情姐姐见我背了一女孩回来,眉头皱了一下,她看了我一眼,然后绕过我直接问那女孩:你是谁?
小女孩坐地上揉着脚:有没有椅子。
忘情姐姐示意了一下,我就把她背到姐姐的位置上坐下。
倒不急着回答我们,自顾自从怀中掏出几枚银针,迅速给自己的脚扎了几针,然后收掉银针,前一秒还需要人背的她,就这么站在我面前蹦哒了几下,一副没事人的模样。
我说:你没事干嘛还要我背?
她强词:刚治好啊。然后换了一本正经的模样,对忘情姐姐说:在下东方小锦,来自万花谷。谷主听说玄甲破阵营重出江湖,愿意助你们一臂之力,特地派我来一探虚实。
忘情姐姐说:为什么派个女娃娃来?你又有什么理由证明你来自万花谷?
小锦说:世人都知道万花谷的玄妙之处正在于里头能人异士之多,我是药王孙思邈的徒弟,精通的是离经易道之术,玄甲军最近活动频繁,入敌营这类事免不了受些外伤,派我来自然是再合适不过了。刚才我被这位小哥哥弄扭伤了,你看我可以很快就治好自己。
终究是经历过太多战场厮杀背叛的统帅,她还是有些不放心,她说:既然如此,不妨你先在我身上试试,不然我可不敢拿我手下将士的性命做赌注。
小锦把了把脉,拿出适才治疗自己的银针,说,你应该受过重创,气息不太稳定,但习武之人身子骨强,才没什么大碍,但还是得服一些药,才能恢复到最好的状态,我先给你扎个针,这是师传的太素九针,能帮你散一散淤血,等我回万花谷取点药,下次过来的时候给你。
忘情姐姐的指尖滴了几滴暗血,她说:果然好多了。如果你还不累的话,烦请帮我的将士们也看看,久经沙场的人,多少都受过伤。
小锦很突兀地笑了一声,这倒不一定,我就是在安禄山大本营见到的小哥哥,不但有力气吓我,还能把我从这么远地方给背回来,他一定是没半点伤的。然后又拉上我:走吧,小哥哥,我们去看看你的战友们。
平时经常和薛坚哥哥待着,他喜欢分析东西,比如兵法,比如现世状况,时间久了,我也有点探索精神。
路上的时候,我问她,你怎么说起事来那么认真,不像个小女孩那么简单。
她捂着嘴没忍住噗嗤一笑:你不知道啊,我那个师傅,药王诶!永远一副老学究的样子,说起话文绉绉的,派我过来前还告诉了我如何应答……你不会真以为都是我自己想的吧,哈哈哈,其实你可以继续这么认为。
我被这反问弄得有些尴尬,甩起嘴皮子:我当然知道了,我只是看看你怎么说。
她很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什么都不说,白净的脸蛋上依然笑意满盈。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

帖子

39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36
碎银
60
 楼主| 发表于 2016-10-9 19:51: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东方小锦】
小锦在苍云堡住了几天,因为军中只有我一个人是单人小帐篷,她毫无疑问地占去了我的位置,而我也只好跑去找薛坚蹭帐篷睡。也借问薛坚对万花谷有了些了解。
万花谷被誉为江湖第一风雅之地,那些厌倦官场、武林生活的人群居于此。相对于文人墨客群聚的长歌门,万花谷包容三教九流之人,海纳百川,于是奇人异士也是武林各门中最为之多。
而各门各派都有其精通心法,万花谷亦不出其右。万花谷人擅长离经易道和花间游。前者是举世无双的医术,后者是退敌于千里,保万花谷无人敢扰的战斗之术。

虽然小锦叫我一声小哥哥,但白日里,我都是做她的跟班,倒也不累,毕竟她施诊时我从来搭不上什么手,休息时我们偶尔闲聊几句便不说了。也不知是因为万花谷人睡眠习惯好,还是因为行针需要消耗很多精力,她总是很早就休息了。
直到第五天她要回万花谷了,我们也没去成映雪湖。
她说:小哥哥,你陪我去万花谷吧,那里的景色保准你眼前一亮,不同这塞北之地落寞冰冷,绝对是一处温柔富贵乡。
我说:好啊好啊,我早想出去看看的,我去问问佛爷,他应允了我才可以去。
她说:你们当兵的规矩真多,我去帮你说说,长孙统帅准同意。
   
如她所料,忘情姐姐尽地主之谊派我护送她回去。
我问她:万花谷在何处,途径映雪湖么?刚问完我就发现不对了,若是经过,她一早就看过映雪湖了。
她却说,万花谷地处中原,而苍云远在塞北,路途遥远,要经太原过长安方可到达,径直往中走自然是最快,但路途那么远,若是没点有趣的风景,我可不依。听你说了这么久映雪湖,所以此行必然是路过映雪湖的。

本来最近破阵营行动频繁,我也是有段时间没去过映雪湖了。再见时还是没变,映雪湖还是像老朋友一般半点没变。小锦说:这里真美,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地方。又嘟嘟嘴急忙改口,比起万花谷呢,算是异域风情吧。
我说,这里永远都是这幅模样,白天日照千里,苍雪树很温顺地杵着,还有这些唤不上名字的白草,以前薛叔叔在的时候特别喜欢叼着根草,什么都不做,就看着这湖面。只可惜,薛叔叔不在了。
小锦拉起坐在石头上的我,说,我们来比比水上轻功。
我把水聚成盾的模样踏水而过,她拍手叫好。
她疾行而过的时候泛起花瓣般的水珠,沉鱼落雁,不可方物。
那天具体结果是如何我忘了,只知道我们玩的很开心。
小锦说:谢谢你陪我一起玩,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我就憨憨地笑着看她,想说什么却不知道怎么说。
小锦说:有些事情,开心就好,别想太多难过的往事,若熬成心病,离经易道也解不了。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

帖子

39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36
碎银
60
 楼主| 发表于 2016-10-9 19:5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原】
骑着驿站的马匹来到太原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昏暗了,于是我问小锦:这么远的路,你当真是一个人过来的?
小锦说:那你看现在有人接应我们回去么?
我痴痴地:没有。
小锦笑着指了个方向,说:逗你的,太原城内倒是有接引人,来时就是他们送我到太原,省了不少脚程。不过那时候我一个人,路上没人相伴,无趣得很,自然想着早点到最好。
所以现如今你是打算你我相伴走回去,顺便沿路玩玩,对吧!
正合我意。那太原城内的糖葫芦不错、茶肆里饭菜也丰盛,正好去玩玩。
我听得有吃的,直说好。

到茶肆坐下的时候,小锦问我,此行是你第一次出来,不知道长孙统帅给了你多少盘缠?
我意思意思地摸了摸口袋,说:苍云军隐世有段时间了,军内经费也紧张,只给了点赶路钱。
这时候小锦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我的千回梦,不待她说,我自是将盖在盾刀上的布帛盖了盖,收拾个紧凑。她却再笑了:瞧你那紧张的样子,我们是江湖门派诶,办法自然都是有的。
说着便起了身,坐到一个抱着孩子的妇人面前,说:夫人,这孩子怕是感了风寒吧。
那妇人警惕了看了看小锦,抱着孩子走开了。
我在座位上笑得合不拢嘴,过去打趣她:还药王徒弟呢?被当做江湖半仙了!
那妇人却是忽然回头,打量了一下我们;同时回头的还有不少酒客。小锦瞪了我一眼,拉上我就要走。
我却还以为是她害臊了,只是任由她拉扯着,疾步往城内奔去,直到确切感到有几个酒客追了出来,才换由我拉着她跑。但孩子毕竟是孩子,转眼被人追上。
那个手拿大刀的狼牙军横着脸挡在我面前,转头时后路也被挡住了,我正欲拔刀,小锦却捏紧了我手心。
小锦说:在下东方小锦,不知狼牙军大哥有何贵干?
一个军师模样的人从狼牙军背后出来,说道:都说万花谷人风度翩翩,今日一看,果然非同一般。只是,万花谷地属中原,不知万花谷人忽然出现在这塞北之地,却是有何贵干?
小锦冷笑:怎么?万花谷人去哪要轮到别人指点了么?我自是携书童来此游玩,有何不妥?
军师暗暗瞟了一眼我的布帛,满脸贴笑,说:可否让我查看一下你书童所背之物?
小锦说:书童所背之物是我万花秘籍,岂能随意借以外人查看,如果没有什么事,望军师予以放行。
军师虽有不甘,却也只好作罢,带着手下一众狼牙兵散开。只是一路上,他们依然在暗处跟随。
我说:小锦,看来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去茶肆吃顿饭,用赶路的钱,至于剩下的钱,相信会有人送上来。

饭后我去东城给小锦买了串糖葫芦,便再次启程。
出城门到汾桥的时候,如我所料那帮人再度出现,只是来人却多了一倍,有十余人之多。
小锦自知恐怕已猜出自己是来拜访苍云军的,也猜出了我是苍云军一员。恐怕是要强行打上一架,必要之时也可杀人灭口,习惯性往后退了一下,拽了拽我的衣角。
无论她方才是有多勇敢多有架势,但毕竟,她也只是个小女孩。
狼牙军愈走愈近,狼牙刀在***里依然灼灼发光,我拉住小锦的手,问她:小锦,你怕么?
小锦还是要强:你以为我猜不到他们会来?
我把包在盾刀上的布帛慢慢解开,千回梦上倒映的光影也熠熠生辉——薛将军曾经用过的刀,终于又要饮血了么?
虽是这样想,我依然推开了小锦:我说,你是万花谷的人,他们不敢动你。他们的目标是我,我先试试,若是不敌,也能拖住这些人,你自快跑,玄甲苍云军的复兴需要你们万花谷的人。
小锦却是推不开的,他说:臭蛮子,你又要让我摔倒啊?我跟你说,我的花间游不比你分山劲逊色,自是可以一战,我就问你一句,你敢把你的背交给我么?
我说:好。
伏地而立,血怒开,云城盾起,苍雪刀直直插在地上,刀身光彩烁烁。
栈桥边疯长的野草被拦腰斩断,盾刀挥舞出赤色的光影。我说:狼牙宵小,竟敢欺负到玄甲苍云身上,真当苍云没人了么?今天我就要用薛叔叔的盾刀为他斩杀该杀之人。
盾刀攻守兼得,也是当年玄甲破阵营做冲锋斩骑兵于马上,使人马俱碎的原因。
而小锦则取下一直挂在腰间的笔,断没想到这是万花谷的武器。花间游是内功心法,群墨舞于身侧,半点不沾身。她唤这叫兰摧玉折,看上去却是一副生意蓬勃的模样,到真正交战时领头的首当其冲,直接被这一记攻击击飞出去。
但想来狼牙兵是训练有素的,其余的倒也不慌,再次数刀看下来,压在我的盾上,竟如何都抬不起来,索性弃下盾,苍雪刀一记斜斩,刺穿狼牙的甲胄,鲜血洒了我一脸。战士见血,自是疯狂,我挑盾重拾,一记盾猛撞得一个人不知所向,却忘了把后背交给我的小锦,等我浑然想起,是小锦被拿铁锤的狼牙兵重重砸中后背的时候。
她惨叫一声时,我重重将盾推出,砸在拿刀砍来的狼牙兵正脸上,将苍雪刀投射而出,像拉满的弓羽般径直插入狼牙的身体里。他直直倒下,盖在因痛蹲下的小锦身上,被我***踢开。
云城铁盾,护心中所护之人;苍雪陌刀,杀天下该杀之人。
以小锦为中心,树盾墙于前,起盾舞,苍雪刀每每斩出,都是一个狼牙命凋之时。
当最后一个狼牙也倒下的时候,我在一片血泊中抱着小锦,眼泪含着血水簌簌落下,我说小锦你撑住啊,我带你去看郎中。
小锦笑得很牵强,我就是医生啊,可惜医者不能自医,刚才我已经用过万花谷的金疮药了,好多了。我们浑身是血,是不适合去城里找医生的。我一会唤下信鸽,让太原里万花谷的接引人来一趟送我们回去,可惜不能玩耍着回万花了。
可能因为失血,她一直在抖,我把外衣脱下盖在她身上,希望她好受点。
寻到一处僻静处后,唤了信鸽等接引人。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

帖子

39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36
碎银
60
 楼主| 发表于 2016-10-9 19:52:10 | 显示全部楼层
【天策军招募】
那天过一会小锦便晕了过去,一刻钟后来了几个与小锦打扮相似的女人,她们一见小锦这副模样整个人都变得紧张起来,二话不说从我怀里抢去小锦,把了把脉,就地开始施诊,怕会打扰到他们,我持盾刀肃立一旁,以确保无人会影响到他们的施诊。
等她们终于收针踹了一口气的时候,我问她们:小锦状况如何?
她们自然是不识得我的,此刻才注意到我的存在,却没有回答我,我也只好低下头。若不是我忘了把后背交给我的小锦,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受伤的。
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只是低下头那么一瞬间,她们和小锦就一同消失了,而如何消息,作为探敌深处为长的破阵营士兵,我却一无所知。
那几日我很颓废,拿着那几个狼牙军身上搜出的银两在太原城内的客栈里暂住,不敢直接回军营,我相信等小锦清醒后是绝对问及我的,到时候找不到我定是会急的。我也问了几个附近的人知不知道太原万花谷接引使在何处,他们也都是一副完全不知我说的是什么的表情,想来也是,接引使绝没有理由声张自己的存在。
炎夏灼灼,房间里闷热难耐,我便出去走走,顺便看看会不会遇上昨天那几人。我自怀德门出,往南至迎泽门,复又逐东渐进至朝曦门,一路上看尽了太原的繁华,却始终没遇见那人,倒是在通缉榜看到了我:一名粗布黑衣少年,背负灰色布帛,在汾桥之地杀我数十名狼牙兵,特发此告示,通缉此人。
正看着,惊觉有人按住了我的肩膀,我自是努力一挣,几欲逃走之时,听见那人说:我并没有恶意。
想来也是,若有恶意,也不会如此低调。我回过头看他。
剑宇星眉,身材有些魁梧,和燕安有几分相像,看模样,应当是练武之人。他指着一旁榜单里的单子,说:你看,最近天策军在招有志之士加入,我是太原城铸铁师傅,职业缘故也学了点武功,近年来大唐虽盛,却有种盛极而衰的趋势。眼下京畿之外,尽是藩镇,动荡不断,我想弃去打铁营生,投身军旅,也算是不负此生了。我看小兄弟骨骼惊奇,武功不错,不知是否有意愿与我一同加入天策军?
我对这位大哥的认真劲有几分动容,便凑上前看了看招募令,如他所说,天策军正在招人,看介绍,想来这天策军应当是与当年玄甲破阵营相似的存在。我也很认真地跟他说:兄台这份忧国忧民之心在下实在动容,我也敬佩兄台敢于弃去往年营生奔赴军营护国安康之心,但在下尚且年少,不符合这入伍要求,待我及冠,定参军与同袍共守河山。若将来国家有难,愿我们战场上见。不知可否告诉在下兄台大名?
他随性一笑:洛暮河。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

帖子

39

威望

0

LV.2

Rank: 2

积分
36
碎银
60
 楼主| 发表于 2016-10-9 19:52: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万花谷】
往后几日我一直在太原城晃悠,某次路过卖糖葫芦小贩身边,竟再次见到了小锦。
我过去拍她脑袋:喂,忽然消失害我担心你许久,没事了?
她笑嘻嘻地对老板说再来一串糖葫芦,然后转过身抱住我,不忘吹嘘道:这下你知道离经易道的厉害了吧!我跟你说,我今天在太原找了你好久都没找到,急死我了!我师姐那天也不知道你是谁,只知道我受伤了得赶紧治疗,把你丢在那你没生气吧?
我拿过糖葫芦,说:你没事就好。
她暗暗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我右上方,说:之前出了那事,师姐不放心我们就这样玩着回去,现在一直都在暗中保护我。也就是说,我们要坐马车回万花谷了。
我倒不介意,自是点点头。

一路由万花谷之人驾车,倒也安稳,不过可苦了小锦,一路上她一直念叨着还要出去透透气,要连着好几天待车里真是闷得发慌。一路上嘴巴不停歇地跟我说着万花谷如何如何,师傅药王孙思邈往日又如何如何。
我却对这类事务没多少八卦,夏日炎热难熬,**是坐着便犯了瞌睡,昏昏然睡去。
终于到万花谷的时候,小锦像个土拨鼠一样立刻钻出马车好好打了个哈欠,然后才回来拍醒在里头酣睡的我。
探身出来的时候,着实被万花谷惊艳到了。在苍云待久了,目之所触尽然是白色、黑色,色调少得很,而这里却景如其名,四方环着一簇簇的山丘,苍翠之意甚是浓厚,一旁云雾缭绕,脚下花红叶绿,万物滋长,好一副神仙眷侣居住着般的仙境。
我愣愣地问小锦:万花谷,竟然有这么好看?
小锦看着愣住的我,打趣我说:别太羡慕,一会不愿意回军营了。
我白她一眼:我可是士兵诶!

正说着,远远地走来一位须发皆白,步态却稳重如斯的老人,像是神仙,我长年在军营孤陋寡闻,对着小锦说:你看,有神仙……
不待我说完,小锦就蹦蹦跳跳地过去搂住老者的手臂,满嘴蜜糖般地叫着师傅。想必此人便是药王孙思邈了。
我此次出行也算是代表玄甲苍云,自然收敛起方才的不正经,弯腰鞠躬,将忘情姐姐教我的礼节都用上,才对着老人说:晚辈薛蛮,自玄甲苍云军营而来,听闻万花谷有意帮助苍云军复兴,万分感激,只是军队里资金拮据,也没带点神仙佳酿,只是空手而来,却是失礼了。
药王看人的时候很温和,想必是岁月带给他的平淡,听说他已经一百六高龄了。
他走近拍了拍我的肩膀,说:真是后生可畏,年纪轻轻,这骨骼却已练习地如此惊奇。来万花谷的都是客人,哪里需要带什么礼物。当年我和薛直将军倒也有一面之缘,他确实是个英才,惜才且勇敢坚韧,是个领军人物,他手下的将士自然也是一派正气。有生之年能听闻当年破阵营重出江湖,自然要全力相助。
又提及薛叔叔,我有些伤怀,只道一句:谢谢。
药王说:大唐虽然愈发动荡了,但总要有人站出来忧国忧民。既然小锦已经找到玄甲苍云的位置了,我们自然会尽上万花谷的绵薄之力。
我却忽然想到有点不对,我问:敢问药王是不是这大唐动荡地厉害,到了不得不救之时?
药王叹了一口气,没有接话,把眼睛看向远方的观星台。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剑侠情缘网络版叁  

Powered by Discuz! X3.1

Copyright © 2014 Kingsoft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金山软件 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论坛导航